Comments: 【特報】BL 的風波

>色情的BL漫畫對女生來說有很多性功能,例如滿足性幻想,由於她們大都覺得明目張膽買色情光碟很尷尬,因此以看BL漫畫來滿足自己

總覺得解釋不過去...真的是「饑渴」的話
跟男生一樣偷偷看4仔不就行了?為什麼要BL?到最後還是解不了為什麼看「BL」...他只不過勉強解釋為什麼看色情...
另,我並不覺得去買BL 尷尬啊XDDD一個人衝進全男人的H Game 店大聲說要看BL...:pp

Posted by Alice at Jan 20, 07:48

應該說.. 香港人就[性開放]還沒有達到日本人的程度吧?

所有媒體都有自己的立場... 偏差 bias 根本在所難免,要找一個完全中立的媒體,根本沒可能.美國所有的報紙/電視台都通通有自己的政黨背景/價值觀,看的時候必須自己過濾...香港也許也一樣吧..

啊,不過..為什麼男生就愛看女生H,女生就剛剛相反,看男生H呢...嘿嘿

Posted by kei at Jan 20, 14:37

這個不就是流於片面了吧
跟本現在傳媒對ACS的報導都是胡來的
光是COSPLAY不見得對COSPLAYER有多少尊重
別說這些只看到一點點就當是看到全部的現像了

動漫畫研究社成立了這麼久
似乎對這些問題毫無辦法
但這種不管三七廿一加入個人意見而成的「新聞」
傳理系的同學應該反省一下自己在做甚麼

Posted by Piku at Jan 20, 19:57

I agree with Kichiku's comments, but I simply disagree with Ng's "explanation." Indeed, i think Ng's comments make the siutation worse. He builds up his "professional comments" on those preconceptions: something goes wrong, and it needs explanations--it presupposed something goes wrong which need explanation.

There are two problems here:
1) an empirical one: to what extent people read this, and what are the real situations over there.
This requires a more systematic investigation (perhaps survey) and a deeper description (perhaps through interview). On this point, Kichiku is right on critizing the reporter's ideologicialized report.

2) an ethical one: Should people read this? This requires further elaboration and argumentation.

The point is: the reporter and even commentators mix up the two. You can agree that BL is not a good thing (or so I would argue), but u can also agree that any reports involve cultural preconceptions, or vice versa. It is the whole point about ideology.

Posted by Chosan at Jan 20, 22:02

作者沒有搞清楚什麼是BL, 或者她沒有想到自己與一般對漫畫界陌生的人的接收訊息的分別。

BL不可以譯為「同志漫畫」。請她到這裡溫書。
http://www.aestheticism.com/visitors/reference/jpnse_def/
更甚者, 一開始就搬出那些禁忌字, 除了嘩眾取寵, 想不到其他用意。這種立論(作者觀點之多, 偏頗, 已經不可視為「報導」), 根本和N年前的政府廣告:「呢D咁既漫畫, 梗係要dump左佢」同一水平。

Posted by kero at Jan 22, 00:22

人類的問題從來不是應該怎樣做....而是為甚麼這樣做和
將會怎樣做

性應該是純潔的…人類應該沒有性幻想…性幻想不應商品化…

以上這些充其量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實質上....女人都會有性幻想....就算沒有性幻想的傳播媒介性幻想本身仍會存在...

男的看GL女的看BL不是沒有道理的...以4仔為例....男主角永遠不會是焦點....這是因為男人性幻想的對像是性交中的女角而非男角...實質上強調男角反而反造成壓力...
簡單的說法...兩個女人在做絕對是悅目得多....

Posted by KKS at Jan 22, 23:13

驗屍報告2:
吹吹水打發時間,各位看官不要介意

>看漫畫時少女讀者會因為忌妒,覺得男女戀情沒有純男性的感情>那麼真摯、純潔。

何以見得會妒忌?而且是妒忌這些?為什麼男-男會「純潔」、男-女、女-女不會? Well, maybe有很多人(誰?)已經調查過了

>另外,色情的BL漫畫對女生來說有很多性功能,

1)Sexual Organs對生物來說有繁殖的功能=性功能
2)出版BL漫畫有實際利益可能對出版社/作者有商業功能
3)愚蠢的LB(=Low B)句子對讀者來說也有很多功能
譬如可以用來做批判訓練的功能、提昇自信的功能等等

4)「(看?)色情的BL漫畫對女生來說有很多性功能」
這說中的「功能」一字其實有甚麼功能,要繼續考究:

>例如滿足性幻想,由於她們大都覺得明目張膽買色情光碟很尷>>尬,因此以看BL漫畫來滿足自己。

噢,原來
A 因為明目張膽買色情光碟很尷尬
B (then)買BL漫畫滿足自己(的性幻想)
C (所以)色情的BL漫畫對女生來說有很多性功能

Implications:
1)既然有這「性功能」,那麼這事情是justified or not?
不知道
2)瞭解了(原來?)BL(哪種?)對女生(何種女生?)有這性功能(機制如何?),那說明了甚麼東西?
不知道

Conclusion:
就算有一堆文字,不代表裡面一定會有甚麼意思或者論証

Suggestions:
1 「功能」一概念對大部分日常生活的論証來說幾乎沒有功能
*當代演化生物學、心靈哲學等較複雜的功能論証不在此列
2 下次如果說「如果BL漫畫有害,則看BL漫畫有害」較有功能

Posted by chosan at Jan 23, 03:02

報紙是有偏頗的,但我覺得《大學線》還算中肯。記者本身就是同人女。

Posted by Clotho at Jan 23, 15:33

關於chosan的吹水的吹水...

性什麼功能的...都只是文過飾非而已....(本身應該是無人知道的專有名詞吧)
混亂的話語代表了混亂的思想外...還可以是代表了說不出口的真相的存在...
在我看來上上面所謂性功能就是指作為性幻想的輔助材料
.......夠簡單未??

人的行為如果是合乎邏輯的話.....你吾好笑死我了...所謂理智只是為愚蠢行為解釋而出現的吧...

例:早時有個老師在影音店偷3級vcd....

一言以蔽之:合理化....

我敢講句....人類最終都只是為了動物的自己負責....
所謂道德在動物性面前....實在是無能為力....

about Clotho
同人女就會中肯??是les才有點說服力....(不過報導中肯是從專業的新聞訓練得來的...和兩者並無可以verify的關係...人的心是生得徧左的...)

Posted by KKS at Jan 23, 20:59

吳博士已經主動澄清,大學報斷章取義~~

轉貼:
吳偉明說:「她問及我許多關於BL漫畫的發展,後來也提及最近色情BL漫畫的出現,我說得很清楚,這是一個近年的發展,而且並非BL漫畫的主流。」接着,記者再問吳偉明為何會出現這些情況。吳偉明則解釋,其中一個原因是近年漫畫的市道不景氣,書商就要找出路。結果《大學線》記者只引述了這部份...

Posted by 一D都唔中肯 at Feb 13, 23:22

報道與之後的「澄清報道」,於我看來本質一樣。
問題不是裡面的甚麼人說甚麼(這個反而很次要),或者何者更加接近真實,或者我同意何者所說,反而是兩遍報道都是寫俾個別讀者群看的。於是乎各家自說自話,「各取所需」,眼中讀到的訊息都是個別讀者群希望得到的訊息。

所以,讀及太陽轉載報道的「順嫂」以至「明光社幹事」閱讀這個報道後就「自然地」讀到他們想要的訊息(讀漫畫有害);讀的各方動漫畫友好就「自然地」會得到「沉冤得雪」的感覺(給人斷章取義)。

兩篇「報道」也是老早就build-in 了一套價值觀(分別只是主流的與個別群體的),各自用各自的方法演繹與引用權威,各自用各自的文化框架寫俾各自各的群體看。

事態之嚴重性是
1)整個本地BL現象仍然是撲朔迷離,更不用談對日本情況的瞭解。這與原初報道的目的已經相去甚遠;
2)這不是有沒有實際研究的問題---不見得之後可預期的反響裡會有甚麼有系統的「實證研究」;這不單是就資源而言,也是就方法論上而言,這類次文化小眾研究本來就很難有問卷一類的系統量化調查;而interview一類的質性研究就只會強化研究者想達到的價值觀,很難claim有甚麼客觀性可言。對,次文化研究從來很難做也幾乎沒有人能做到完美的;
3)這不是有沒有斷章取義的問題---我不會天真地相信記者與報紙是有所謂的中立性的,或者有人竟能用幾頁紙紀錄三十分鐘的說話的可能性;
4)倫理問題依然懸空:看「這類」漫畫有沒有/有甚麼道德風險? 如何可以避免?
5)這裡的問題是,似乎是--老套地說--整個香港文化的問題,即,我們溝通的方法以至思想框架從來沒有跳出香港傳媒的控制之內(我讀像讀明報,讀像讀蘋果)。

Posted by Chosan at Feb 14, 08:52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10039&group_id=16

請看看關於吳博士的後續訪問,小心殺錯良民

Posted by AlexCCS at Feb 23, 10:37

次(文化)族群之所以常常遭受打壓,其中一個原因確實是由於他們缺乏一套表達自身、足以抗衡主流意見(道德)的論述系統。然而該等論述的實際作用,似乎只為凝聚次族群本身,具體而言為於次族群內建立起一套抵消主流道德論述的另類道德價值系統。此等另類價值系統多不能站在對抗主流價值的前線,頂多只有在後方建立起一座與敵方道德高地一樣高的小山,搖旗吶喊抵消主流論述「不道德」攻擊的心理壓力,並唬嚇對方「我們也有道德武器」。就策略而言,借用主流論述的某些既有價值觀以顛覆前者似乎比另建一套系統更為有效,例子可試比較女性主義和美國黑人人權運動。在現今BL族群仍處於散兵遊勇(甚至有如大學線記者般的叛徒)的狀態下,能迅速抵消敵人之主動攻擊,似亦只有借用主流論述之觀念一途(例如於此次事件中,就是以新聞操守化解了整個攻勢)。至於長遠而言BL次群體是否需要建立對於自身的論述(價值和身份),那就要看他們對BL漫畫的熱誠有幾高了。

Posted by 達 at Feb 27, 17:03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