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七月 2, 2011

青島、Paulaner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44 am

最近喝太多老外啤、喝青島就覺是清而無味。

陳化醬油香重的Paulaner Weiss。還是較喜歡Erdinger Weiss的Citrus / Freshness.。

六月 29, 2011

蜜糖啤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1:22 pm

蜜糖啤,不是喝下去像蜜糖,而是喝完後真的有一陣久久不散的蜜糖香!

Fuller’s Organic Honey Dew

六月 28, 2011

Erdinger Weiss.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1:44 pm

我最愛(亦很易買到)的德啤,Erdinger Weiss。

二月 5, 2011

Cragganmore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1:15 pm

Old Parr的Key Malt。

麥芽狂人評為「平凡」,但我認為這就是Cragganmore的特點。你有多少時間可以喝到一瓶說不出香味,卻是很厚種穩實,讓你何時喝下去都感覺到安心的Single Malt?Cragganmore就是這樣的單麥,Old Parr在這點上都是一樣的。

這是我喜歡它的原因,因為無論怎樣喝也好,它都是老樣子的沉穩。

清純得不能再清純,不辣不爆喝不出特定水果,也沒有甚麼甜味與穀物,可是你就會一直喝下去。喝不出的味道,就是它的神髓。
Cragganmore 12Y,UDV Speyside區經典麥芽。

八月 9, 2010

Bierzeit 2010 (keep updating!)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1:12 pm

這個天氣喝紅白都會死人。Bierzeit!

因為懶所以一次拍,但分開喝。

Carlsberg Special Brew

有8.6%酒精它不是跟你開玩笑的。第一個印象是比普通Carlsberg要苦,但亦因此很深,喝多兩口就越來越醇。但其實苦味也不算重,喝慣了就會感到Carlsberg那種輕巧帶甜的美味,好喝!

Samuel Adams Boston Lager

喝下去會覺得苦,但其實那是麥香來的!味道重得來很順口,好喝!

Estrella Damm

清清的滿好喝,衰就衰在喝完後就食物中毒了… 雖然與此酒無關但都怕怕。
Bundaberg Diet Ginger Beer

有真薑味的合成薑汁汽水。在多種材料的混合下,是一個很不錯的低卡選擇;比Coke Zero有style得多。

還有以下是比較特別的,是放在室外一年不理會,經過陳化的Erdinger。Erdinger Weiss是我喜歡的品牌:基本上Weiss和Dunkel的原本味道都已消失大半,但Weiss卻有了一種很輕巧的水果香,有點像橙,而Dunkel就像醬油。

六月 20, 2010

superimposition

文章類別: 雜感, Mixology — Alfred @ 12:15 am

感謝潮哥遠渡而來。

(more…)

二月 6, 2010

Ile de Re… Fine Island Cognac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2:31 am

鹽。當那種帶灼的感覺隨著海風流過,我就知道它是Ile de Re。

Camus的新玩法。這是一瓶較乾,味道有點像老威的Cognac。比較粗獷,一樣能安撫心靈。

一月 17, 2010

週記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Mixology — Alfred @ 1:28 am

其實本來打算不寫了,但還是寫一下這週吧。

(more…)

一月 8, 2010

內圈綠點‧正確的牛奶咖啡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14 am

也許這一瓶酒能在你我虛空的歲月裡、展示出永恆的光輝。
Caffe Corretto的正確做法是將一shot烈酒加進一shot espresso裡;可是這種「正確咖啡」卻實在有點太烈。

Inner Circle Green Dot Rum 57.2% Overproof雖然好喝,可是卻都有點太烈。

以前都用Cognac,Havana Club 7Y也試過,可是苦味很重。今天來個Starbucks之Caramel Macchiato con Rum時大膽地用了這瓶酒,才驚覺到它蘊藏的真正力量。

濃烈的味道在40倍的稀釋下仍然不損力量,原來的葡萄乾、強橫的雲尼拿風味跟牛奶完美地配合,而且一點也感受不到原來嗆喉的感覺。

這瓶一定可以活得比你我久的朗姆酒,多少能在現在與未來帶給我們一點安慰。

十二月 25, 2009

中期百事吉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2:01 am

Bisquit是我第一枝白蘭地,這次好運買來兩枝約20年左右的回來,是砂樽後的版本吧,也是VSOP。

香氣是強的酒精,入口較乾,輕至中酒體,有舊期酒的苦味,點甜,但都輕巧。

說真的我心常在Camus,但其實Bisquit也是很不錯的中流貨。

« Previous PageNext Page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