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二月 12, 2014

妳們的Live,就是宅的No Life

文章類別: 現代視覺文化研究, 思愛者言: Discourse of Love — Alfred @ 11:41 pm

不論是宮崎駿也好,岡田斗司夫也好,他們都無法理解現時的宅文化。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們生長在憑藉努力可以生存的年代;他們無法理解在「絕望」中生長的一代,只會生產並消費「絕望的」文化。

社會人都怪罪宅文化脫離現實:動漫畫裡的女孩子,身材太誇張,現實不存在。動漫畫裡的女孩子性格太好(或太壞),現實不存在。所以他們說,喜歡看這些東西的人都有病,都不正常。

他們要嘲笑宅人,也實在是不得自已的。因為在就連生存也成為日常問題的社會裡,只有透過否定他人的虛妄,才能確立自己是真實的、正確而合理的。當樓價,可以是三代人的薪金也難以完成供款;正當租一個實在不能活得有尊嚴的小房以供寄住,都要花上半個月有多的收入時,如此荒謬的現實,「正常人」實在難以面對。所以「正常人」要嘲笑宅人「不現實」,也是不得自已的。

(more…)

六月 30, 2010

少年的憧憬(二)

簡單地綜合上回:偶發性的迷戀,對比著人類長久的生命歷程,其實只是一刻的妄念;雖然它的美麗無與倫比,但卻比不上常常與它緊密相連的愛情、那些犧牲的、無條件付出的高貴行為可貴。然而,假若我們只有愛情而沒有迷戀,其實又是不是真的會缺少了甚麼呢?也許,缺少了的就是一份妄執吧。

緊記被幻思迷惑雖然感覺會很激烈,但其實往往會被推至死角,甚至失去一切。

繼上回談及欲望與幻思的機制以後,今次想談的是電波男作者本田透所言的《戀愛資本主義》論。然而,我並不想以他的出發點作討論,而是就他的取向作出我的論述。

(more…)

六月 24, 2010

少年的憧憬(一)

要為某段故事寫些少年愁的文章其實是很容易的,因為它們是如此的淺薄易明。然而作為一名學人,系統地分析思想上的考據,卻是比較有益的事。然而不同在於,文學的表現有著不容反駁的力量,然而哲學上的探討卻永遠流於主觀的角度(是的,因為不論是傳統的universalism與multiculturalism也好,都無法解決論述永遠是論述者主觀的描述,是帶著詮釋的主觀性)。

但其實就算是學術都會帶著作者的文學性的,如Walter Benjamin、Jean Baudrillard、Paul Virilio、Slavoj Zizek、Michel Foucault;我都喜歡那以文學的手法所表達的哲學性、然後被人看成學術的有趣情況。但他們談的不是甚麼純文學,而是有著人道關懷,著重了社會的問題,不是單純地躲在一旁用憂鬱的文字寫些無力亦很快將被遺忘的字句。

這個category一直都不是甚麼想寫的地方;再寫就累贅了。所以,還是換轉角度來,談談我的一些看法吧。
(more…)

十一月 15, 2009

The vanishing time and space in the age of Late Capitalism; Part I

曾經在一個很古怪的Catalogue裡面,有兩篇文章,讀起來很沒頭沒腦的,那就是:

Part IIaPart IIb

其實在之前的確是有一篇文存在的。那是豆豆教的Technoculture之mid-term creative writing。現在看來其實沒甚特別,可是卻是那時努力地寫下來的,關於自己的一些看法。但說實在的,其實也滿有趣,也很值得保存。現在扔上來跟大家分享,希望大家看完後也會有點感悟。

感謝Kaoru替這篇文章做過校對,始終英語不是我的第一語言。

(more…)

三月 13, 2008

非等價的交換

文章類別: 思愛者言: Discourse of Love — Alfred @ 12:29 am

剛為友人寫了一份簡表:三月十四日,被刻意創造的白色情人節,自然想跟女朋友吃一餐自己煮的東西了。

(more…)

二月 25, 2008

親愛的……

文章類別: 思愛者言: Discourse of Love — Alfred @ 1:52 am

(more…)

二月 17, 2008

觀音兵‧馬佐克

文章類別: 思愛者言: Discourse of Love — Alfred @ 2:05 am

對照題目,我想會明白的朋友都會會心微笑。首先聲明,我無意頌揚或貶低作為爛好人的各位男士,始終這是個人的選擇。假若要我作個出發點來談的話,那 我是反對為了女孩而對朋友不顧,或扔棄自己尊嚴的人的;我也極討厭那些為了要女孩再手而不是愛對方而行事的人,因為他們毫無愛情可言,不可愛之餘還帶著十 分的惡毒。

但追尋虛影,戀上無法實現的對方;其實也有它的樂趣。Masochism的精神在於永遠地推遲快感,做觀音兵也一樣。

被寵的女孩可以不用付出地被寵,寵人的也不需負責任地寵人。當中大家享受的是過程,並不是結果。這樣說來很奇怪,但其實人卻有著這奇怪的傾向。

所以,寂寞的時候有人陪陪就好。反正不少人其實是需要愛情,並不是愛上對方。

擁抱回憶的人

文章類別: 思愛者言: Discourse of Love — Alfred @ 1:20 am

人類是有趣的,我們傾向重覆悲劇。

回憶是我們活過的證明;無論是好是壞也好,有用心地選擇命運,都是寶貴的。人生的經驗也是如此;雖然數量重要,但質素更重要。假若能夠從經驗學習的話,是幸運的事。學得多,是更幸運的事;學得少的話,再努力思量,或留待他日再回味時也許會大悟。但若無法面對的話,那麼就只會被回憶所迷惑,甚至重覆悲劇,成為受害者,或害人的人。

無論怎樣也好,為了所愛的人或愛自己的人,需要的都是莫大的勇氣。

(more…)

男孩子默認的優先次序

文章類別: 思愛者言: Discourse of Love — Alfred @ 1:06 am

好的男孩會這樣排次序:

一:家人
二:女朋友(或在追的女仔)
三:好朋友

這個次序當然會出現例外的情況,但整體而言都是這樣子的。

(more…)

快樂企鵝

文章類別: 思愛者言: Discourse of Love — Alfred @ 12:51 am

情人節已過,也許寫點甚麼會不錯。這裡就談談自己吧。

(more…)

Next Page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