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22, 2007

在對神的一切信心以上是對人類的愛

文章類別: Transcendental Anthropology, 雜感 — Alfred @ 6:23 pm

隨勢而易,隨勢面對。就如同讀精算的朋友叫我不要買保險,讀宗教研究的我也要寫寫一些宗教的黑暗面。

今天被一位好孩子問及十一奉獻的問題,家人反對信教等。想起有好友與女朋友被強行分開,只因信仰的原因。

(more…)

一月 21, 2007

道德的迷茫

文章類別: Transcendental Anthropology, 文化研究:解構世界 — Alfred @ 10:35 am

若我們聽人言:「墮胎,婚前性行為,同性戀婚姻和安樂死等等都是不道德的。」

那人很可能會被質疑,當成是思想封建的落後者。多元的後現代時期中,處理倫理問題的方法有很多。針對以上的論述,有以下的解讀:

(more…)

一月 17, 2007

現代性;虛無主義;理性下的恐懼

文章類別: Transcendental Anthropology, 文化研究:解構世界 — Alfred @ 11:07 am

這個題目可以寫篇論文了,裡面都是很重要的概念。

(more…)

十二月 29, 2006

Sickness unto Death and the Desperate Attempt

文章類別: Transcendental Anthropology, 文化研究:解構世界 — Alfred @ 10:30 pm

祈克果(Kierkegaard)的Sickness unto Death應該是宗教的題目,但這裡談的是從Zizek的Welcome to the Desert of the Real!裡看來的。

The Self is the Self. 我還真的很想看。
(more…)

十二月 19, 2006

網上「宗教」罵戰破解法大全

文章類別: Transcendental Anthropology — Alfred @ 4:43 pm

差不多已經看了網上對宗教(尤其是基督教)的指責辱罵達十年。從一開始面對面對應,到現在時不時走去看,發覺十年來可能人面全非,但談來談去的都是一模一樣的東西。

若然有仔細探求關於宗教的知識的話,應該不會繼續罵戰下去。因為我們現在處於二十一世紀;而不少人仍然停留於現代主義下,理性至上的層面。同時地極「理性」地指責宗教的迷信等等‧‧‧

黎教授言:「‧‧‧不懂得甚麼是宗教。」

也是時候為這件事寫一篇了。如「維希留加速2000年」般:這並不是一篇嚴緊的學術文章,極有可能會有漏洞,煩請指證。

正在趕論文的我在找死。

(more…)

十一月 23, 2006

【導修講稿】後現代時期的聖戰論述

文章類別: Transcendental Anthropology — Alfred @ 4:12 am

大家好,今天我會與大家談談關於伊斯蘭教《聖戰》在後現代時期的詮釋問題。

(more…)

十一月 19, 2006

神聖的黑暗

文章類別: Transcendental Anthropology — Alfred @ 9:58 am

承昨日:「依利亞德言,不將宗教以宗教來看,就會失去宗教獨特的價值。」

今天來談談神聖的黑暗。

(more…)

十一月 18, 2006

告解:施虐主義的話語

文章類別: Transcendental Anthropology, 文化研究:解構世界 — Alfred @ 11:58 am

在基督宗教的傳統中的告解,就對神父說出自己的罪業並悔改。神父有絕對責任保守秘密。

這與施虐主義的話語機制不謀而合。

(more…)

九月 27, 2006

導修文章:康德《道德形上學的基本原則》

文章類別: Transcendental Anthropology — Alfred @ 5:17 am

完成了星期五的東東。

警告:以下文章十分之頹,而且會看到頭痛‧‧‧

(more…)

九月 3, 2006

簡易認識論與真實攝影的問題

文章類別: Transcendental Anthropology, 攝影 — Alfred @ 2:25 pm

人類終究只能在時間及空間內認知事物。而一切事物,因永遠由人的界限內被認知,因此從來都不是絕對客觀。世界上的所以事物,對人來說,皆有此限制。人類只能以人類的方法認知事物。

從來攝影都不客觀。攝影者的照片,乃其製造者的論述(Discourse)。所有照片皆帶著攝影者的主觀因素,無論怎樣,都會是某攝影者所攝的。
菲林數碼,蔡司萊卡,尼康佳能,正片負片;都構成了照片的先決因素,與攝影者一樣。使用數碼技術改變照片,也只是手段之一。
因此,從來沒有真實不真實之分。就算有,也是相對的結果而已。

以上文字的目的,在於提醒大家,攝影從一開始已經是主觀的了。這是藝術,這是個人對世界的詮釋,這是人類對時間的不同看法。科研態度於此難展拳腳。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