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一月 14, 2009

秋 (二)

文章類別: 雜感, 武林拾遺 — Alfred @ 6:06 pm

「老輩人都經歷過一段顛倒歲月,從大辛酸裏爬起來的,只是當時不知道是辛酸,傻樂呵地就過來了。」

問題是,很難想像。很多事,很多事發生過,可是為我而言,都像是很遠的東西。可是,同樣的事情卻以不同的姿態出現。不,我不相信復古主義;關於一切重複發生的想法。只是人類的物質生存方式,以至文化建構上往往類近,所以會出現這個錯覺。

畢竟,每個人的經驗是獨特的,可是我們卻往往都能,從與我們相類似的人們身上,找到經時間的洗禮而結果的智慧。可是,這從來都不代表我們就此停步。人類幾多千百年的足跡,是由每個人類自己走出來的。

並沒有不能改變的事情,也沒有甚麼命運的力量。至少相信著某點,就能改變自己的很多。當不能時,其實亦要明白,一切從來不應然。就連因果報應,其實往往都只是用來安慰人心,用以保護人類的心理結構而已。

(more…)

十月 28, 2009

更多大潘師傅

文章類別: 武林拾遺 — Alfred @ 5:42 pm

今天想到更多故事,再寫一下。

(more…)

十月 25, 2009

文章類別: 雜感, 武林拾遺 — Alfred @ 4:14 pm

「我不棄武林,武林卻逝我而去。」

也許有些人覺得,我們搭上的、是最後一班的火車時;

我卻從來都沒這種感覺。

明日話今天、昨天亦提到,想到舊年、更多挑戰。

(more…)

九月 2, 2009

關於大潘師傅

文章類別: 武林拾遺 — Alfred @ 10:38 pm

關於大潘師傅的故事還有數則,今天續與大家分享:

(more…)

一月 20, 2009

默念師容

文章類別: 武林拾遺 — Alfred @ 11:27 am

翻看拳兒時,除了溫習了好些訣要外,有兩處我心覺感動。

首先是張庭耀照顧年幼的劉月俠,教他練功外,還去溜狗遊玩。後來,他慨嘆自己已經年老,再教不了他多少時候,想以李書文為月俠的下位師傅。

第二是性情剛烈、在比武中傷殺無數的李書文,年老時與心愛弟子分別後,性情不由變得易怒。

再翻查劉月俠逸事,富康出身,後來參加二次大戰抗日,更著手情報工作。後來到了台灣,一位弟子對他的描繪也是同樣:

受到李書文真傳,打遍天下,有「山東小霸王」之稱。不用說戰爭的經歷有何深重,年老雖然過著清簡的生活,但仍然保持機巧正義,凜氣傲骨。

窮學生弟子與他到便宜的小店吃飯,他從來都沒說甚麼,表現高興。很關心徒弟,常常給予為人的指導。這包括愛戀的事情,鼓勵徒弟不要輕意放棄,但在緣絕時也當欣然。睡覺時會抱頭睡,因為太太睡著時有打人的習慣,幾十年來如是,諧曰「怕老婆」也。

但最令我感動的,是作者出國讀書時打電話跟劉公拜七十大壽時,劉公卻只是淚流滿臉,說不出話來。

假若中國武術是特別的話,那特點應該在此;只因這不單是殺人的藝術,但更是因此而生的反省,以及仁慈。

武藝高強的老人家,總帶著某種叫人懷念的印象。年少還住在荃灣的時候,我遇過兩位老人,他們都分別教過我一點我總使不出的武術。現在想來,這是緣份。

第一位是李伯,他教了我太極綿掌。是將掌拉到心胸,然後打出。他很認真著意地指導,但我總學不好。我記得,作為一個老人家他還喜歡跟別人搭手,喜高談闊論。有間士多,閒時都會獨個練拳,落顯寂寞。

第二位是大潘師傅,在綠楊練太極的師奶們都認識他。看樣子感覺是大師,為人慈祥,和藹可親。除吳式太極外,還習過螳螂拳,年輕試過被幾十人圍打,全身而退。他教了我三劈米字斬,當然我是學不會的。晚年移民英國,倍感失落。

以上所提及的老人家,都已仙逝。為我這個學不到家,只懂嘴頭說話的年輕人,學了的技術一無所用,也只記得絲虛表像。但是他們作為人的容貌,我深深記憶著了。

« Previous Pag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