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二月 15, 2009

分叉的感情線

文章類別: 如傳奇般的故事 — Alfred @ 3:09 pm

雖然,正道的相士不會否定,甚至鼓勵大家努力改變自己的命運。

家父年輕時跟相術的朋友談天,當大家談到感情線時,一位術士唱了首歌,然後哭了。

「假若生命線短的話,你可以努力運動,吃補品,修身;那就可以延年益壽。

假若頭腦線不好,你可以努力讀書進修,他日也必成才。

事業線不好的話,你可以努力工作,爭取機會,那你也將成功。

唯獨是感情線,你作甚麼事也沒用。」

也許、就是這樣吧。

二月 14, 2009

世界の中心で、愛をさけぶ

文章類別: 如傳奇般的故事, 雜感 — Alfred @ 11:59 pm

我永遠的好兄弟,我給昨日的你寫信。縱然時間已經過去,想跟你說的話都說了。但是,為叫我們的故事不致白白消失,我願意執筆,好讓在他日,這些故事能成為他者的力量。

酒能救贖心靈,因此我先飲為敬。我倒了一杯Ardbeg 10Y,好讓我能從容下筆。或許,最後能夠給予我們些許安慰的,也只有好酒。所以希望你喜歡,前陣子送你的Highland Park 12Y。

Es ist, da bist. 真的是如此嗎?真的是這樣。我一生曾經遇過無數人,但我的好兄弟,你是特別的。因為你願意看見事實,而其他人只願閉上眼睛。所以,我不再以具詩意的文字寫出我的想法;為你,我寫出我真心所想。

(more…)

十二月 2, 2008

of Valiant

文章類別: 如傳奇般的故事 — Alfred @ 9:03 pm

在不久前的十七世紀;兵士還是有種本質性的涵質。

現在我們的想法是,Soldier is Made not Born.

從前的騎士除了武術外,還要學習各種各樣的事物。讀寫、詩詞、音樂、舞蹈、信仰… 這些瑣碎的事物,組織了所謂的一份氣質,一份尊貴。

在我們的年代,基於階層流通的可能性,這些堅固的層級已經成為了有閒階級的玩意:你可以隨意選擇你想要的,學習、欣賞、消費。「騎士」或「武士」都可以以影像的方式被消費和懷緬,他們在從不發生的故事中出現,並殺死了那些真真實實、曾在這世界活過的人。

Art of Defence? 我到底學習過甚麼,我又到底是甚麼。那段時光裡,我究竟是以甚麼的身份、甚麼的意志過著呢?

(more…)

十一月 25, 2008

Paint your wagon, wandering star.

文章類別: 如傳奇般的故事 — Alfred @ 6:20 pm

我曾在蘭斯洛的身邊作戰,我的劍由Tinker Pearce所造。

我從那個世界回來,經歷了自己的命運。我未曾選擇這樣的一生,未曾選擇過要成為一位騎士。你知道嗎?在死亡來臨以前,其實我仍可以選擇成為地獄的厲鬼,惡夢的惡夢。

“When I get home and people ask me, ‘Hey, Hoot, why do you do it, man? What are you? Some kind of war junkie? I won’t say a goddamn word. Why? They won’t understand. They won’t understand why we do it. They won’t understand that it’s about the men next to you. And that’s it. That’s all it is.”

艾雷島的Ardbeg 10Y滋養了我的靈魂,讓我從無名的痛苦中得到力量。假若有一日,封閉了的過去終要回來,那麼,今天就是我向各位述說過去的一日。

(more…)

十一月 2, 2008

雜記

文章類別: 如傳奇般的故事 — Alfred @ 8:18 pm

Wenn ein Mensch kurze Zeit lebt
Sagt die Welt, dass er zu frueh geht.
Wenn ein Mensch lange Zeit lebt
Sagt die Welt, es ist Zeit.

算是完成了很無力的簡報,也就記下幾件事吧。

(more…)

十一月 30, 2006

關於他的故事

文章類別: 如傳奇般的故事 — Alfred @ 4:01 pm

(mor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