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21, 2010

最後的祈禱

文章類別: 雜感, 武林拾遺 — Alfred @ 12:00 am

我們的年代,是人最長壽的年代;可是生離死別卻是過往世紀的百倍以上。

回想一下過去,自己為別人、那些今天依然在生的人們的、最後的祈禱,其實都是些純真而善良的舉動;

善良、其實是對自己吧。

這個年頭實在有太多事情無法挽留、不要想談改變,然而自己從來也是那種無法苟且的人。所謂時命的推動,其實也只是對於那點自尊的堅持。我知道很多人是沒有問題的,但我的確自重於此。若非如此,那我已經不再是你所認識的我了。

我、其實有所求嗎?我有求甚麼必然的回報嗎?說沒有其實亦有、

那就是尊重。對自己及對我的一絲尊重。

所以,看吧,看看我的故事。
(more…)

六月 20, 2010

superimposition

文章類別: 雜感, Mixology — Alfred @ 12:15 am

感謝潮哥遠渡而來。

(more…)

六月 19, 2010

天命的意義

文章類別: 雜感, 武林拾遺 — Alfred @ 2:12 am

李老說,萬中無一的一個戲子能夠風靡萬千的人,然而幾多世代、幾千個戲子的機會裡也出不了一個傳人;

我在此路上的成果依然貧乏,但是只要遵守對自己的承諾,那麼有一天,我也會成為一個及格的拳師。

然而說:戲子坐擁的,是財寶與眾人的痴心,而拳藝卻從來都只是一門孤芳自賞的藝術。

可是哦,不論是凡俗的戲子,或高尚的拳師們──

其實都帶著幾分孤獨的。

天命的意義、嗎?

在這幾多千百萬人裡的一個偶然,

到底有甚麼意義呢?

(more…)

六月 14, 2010

愛的限時信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2:36 am

談消費是個麻煩的問題,可是亦十分簡單。只消你有適當的命題、或說,只要你有明確的目標,那麼就不會迷失。

這是相當重要的,亦如人生;因為這都是相當容易迷失的。

(more…)

六月 10, 2010

126,000的誤會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57 am

中學會考從126,000人挑剩26,000。

而高考是從26,000人裡再選13,000人。

這一萬三千個幸運兒,也許會為大學生活同憧憬著甚麼美好的願望,誤會著126,000個犧牲會換來甚麼好結果,然而往往事與願違。

不論是學業、前程以及愛情的問題上,都把他們千錘百鍊的意志磨滅了;

也許,那些無謂的考試,其實都只是些無謂的考試,僅此已己。

為了些些年輕的孩子而言,他們需要的是甚麼呢?

如同過往一切的試煉一樣:

「我們必須勇敢、勇敢再勇敢。」

你是在那個時候失去了你的勇氣呢?

回想起來吧… 那個萬里晴空、只見落葉的秋天… 那個在人生路上忽然明白了甚麼的孩子…

六月 7, 2010

Writer’s block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8:21 pm

其實再寫甚麼也改變不了甚麼;所以這幾天就算想好了內容,還是無法下筆。

今天去了沖菲林,看到這些謂別人毫無意義的底片時,我受到感動了。

是Zeiss的原因嗎?還是已經消失了的Contax,或是這麼多年的Hasselblad;他們在Fujifilm RDP III上的展現,還是甚麼呢?

在底片裡,一張又一張不及美學規格的隨影,是生活的紀錄。在今天起的一百年、不,也許是五百年或一個千年,他朝的人都能看見昨天的時空。

然而這些生活的片段謂他們而言沒有甚麼意義,及不上漂亮的女性人像,或許還能引起多少思緒。可是那些永恆而美麗的女像謂我卻沒有任何意義,比不上這些短暫而真誠的記憶。或者說:美麗的事情只能勾起一刻情感,而生活的片段是短暫然而能伴隨一生?

想到這裡,也許賣了多少瓶約定的葡萄酒而得來的相機,並不是甚麼空虛的事情。多虧了您,讓我能多少記下這些片段,就算他朝我不能再記憶,您也為我保留了這一切。

我還是在祈禱,祈禱著甚麼。神哦,這一切都是你的計劃嗎?任我多少哀求都無法改變甚麼的計劃。難道,這就是我將一生託付於你的真實嗎…

五月 30, 2010

空瓶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2:33 am

雨天的晚上,還是喝一杯吧。

今晚不是救贖心靈的Talisker,不是快樂的Havana Club Cuban Barrel Proof,不是奢華的Ron Zacapa,不是寂寞的Caol Ila,不是穩重的Old Parr,也不是恆久的Camus。

Johhny Walker Old Label will Keep you Walking? Nay, ye fine lads.

不經意的、不經意的,我不經意地找到了最後些許的Dimple。

呀… 對了,第一瓶的威士忌。扭開瓶蓋,仍然是楓葉糖香,以及穀物的甜味。

呀… 對了,那個時候,為什麼要喝威士忌,為什麼需要生命之水…

三年過去了,已經不再是那個年紀,已經能夠成熟地面對各樣的事情了。今天的我,再不是質問上帝,人類的苦難與虛無,到底有甚麼意義:

而是卑躬屈膝地祈禱,祈求上主能夠帶走我的痛苦。懇切地、不斷地祈求救贖。「神哦!救救我吧,將我這些微不足道的痛苦也帶走吧!垂憐你無助的僕人。耶穌,達味之子,可憐我吧! 天主之母,為我等罪人,今祈天主,及我等死候…」

因為除了誠心祈禱以外,我已經沒有再能做的事情了。

三月 1, 2010

無限的旅人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5:07 pm

開始的時候,是行走。隨著年時,人們就跑起來。有了輪子以後,也有了馬車。假若要比喻速度、而又不想以甚麼8年零224日又18小時來比喻距離的話;那我們還是用「列車」來說我們的故事吧。

假若「路線」就是我們生命的歷程,裡面的乘客就是我們的「同行者」。要麼他們是我們的親人、朋友、戀人、陌路人,能夠在這短短的七八十年裡、加上你我就是無限的旅程裡曾經相遇,這都一定是奇蹟。

這就是我們所謂的「緣」。你我相遇、再見揮手,你的聲音隨著我倆的分道而消失,可是你的身影卻一定常在我心。

偶爾,列車停頓在車站的時候,事件就發生了。這是無數的旅人、每天每刻都發生的故事。

(more…)

二月 13, 2010

eternal return.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5:10 pm

然而,這為我又有甚麼益處?

就算能夠一掌托斷一排肋骨、一拳的威力如車撞、一肘能造成內爆傷害;

這卻都只是些玩意兒而已。

所以,這為我又有甚麼益處呢?

這都是虛空,都是捕風。

「人往往比自己相信的強大;然而也不如自己所想的堅強。」

縱然再發生甚麼事,我也不會再吃驚了;

但在出發時,我還是千百個不願;

其實,我從來也不想離開。

只因這是人生的進程,所以我才再次出發。

然而在旅途之末時,這一切為我又有甚麼益處呢?

(more…)

一月 2, 2010

守誓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4:04 am

「因此,新的一年又開始了。

年輕的朋友們,我曾經跟你們一樣。在這個年歲裡,你尋找的夢想。你將到達無人曾往之處,並看見種種令人驚訝的事物。但你要當心:一切將會起來阻止你,你早已遺忘了真實會磨滅的你意志,孤獨會扼殺你的勇氣。當絕望降臨時、拋棄你的一切… 你將會發現一切努力都是枉然。那時你才會明白、其實你一直在跟隨我走過的道路。

來吧,年輕人!熱切期待未來並找尋你的夢想!到最後,一切都將在虛空裡消逝。」

的確有些人這麼說。但我問,

「你曾經靠躲在酒吧裡喝酒而打勝仗嗎?」

「你說得對,這跟戰爭一樣。」

因此我祈禱說:

「我遵守了我的誓言,甚至在未發誓以前,我也多少遵守了。

假若尋找的要找到,叩門的要給你開──

那也許就請你聽聽我的禱告;可是,

一切也請依照你的旨意而行。

但我依然期望你能保守我的希望。」

(more…)

« Previous PageNext Page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