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五月 7, 2006

戰慄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1:18 pm

我把劍放下了半年有多。

最近,突然感到一年前那種感覺‧‧‧

(more…)

五月 6, 2006

窗外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9:48 am

其實這張照片沒啥特別,但也貼貼吧。

五月 4, 2006

假如有一天我死去‧‧‧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1:53 pm

我爸爸有作過新詩,其中一首的開首是這樣的:

「假如有一天我死去,

仁慈的你,看到那冰冷的頭顱時;

可會想到,裡面有過美麗的夢想?」

裡面肯定有過加減,有空要把原典找出來。

今天看到K-14正片原來可以保存那麼久,不禁使我想到幾百年後會怎樣。帶著靈感,我有了一個小說的題材:

(more…)

« Previous Pag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