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28, 2006

Artificial Radient: 夜射線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9:47 pm

昨天本想影幾張,誰不知就一次過把整筒RVP 100用光光了。看,Snapshot

一向的隨影也會有Snapshot為題目。但這次因為顏色很好看,所以要破例。

隨影比用120好玩,因為可以亂影不用想,完全沉醉在那一刻中。

平凡的剪影,好玩的顏色。

這個我喜歡的。

總覺得3:2有點太橫了,是因為用慣了6×6吧!

在高考盡頭的明日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5:24 pm

參加高考會戰的考生們已經沒法逃離了。

就在一年前的那一天,無數的考生就在那一刻,被無情地奪去一切希望。那一天,我慶幸自己再一次通過了一大關。

那令人心裡發緊的數字──那幸運的一萬多人,那些可以進入大學的考生,那些倖存的人們;在他們身後,到底犧牲了多少人呢?

多少人的未來,多少人的命運就因此而斷送呢?

就在月多前,差不多發成績的時候我已經知道自己會當掉了。不知為何,我好像回到了一年前般。我又看到那些來面試的考生,又看到裡面那不安的靈魂,惶恐的心神。歷史一直在重演著。

我走過楚原的肖像畫,走到了會室樓下的走廊。幾個人在我身邊擦過,柔和的光線在空氣中散發,我突然身如夢幻之中。我記起了我自己是幸運的一位。

頌行,你到了內地繼續進修。

卓恆,怎樣說你還是進了浸大。

文浩,你去了讀高級文憑。

世綸,你也在讀副學士。

對,我們是幸運的。

就在大學註冊後的幾日,我在街上碰到了我的同學。他們正在打工。我走上前去寒暄幾句,他說:「我沒有再讀書了‧‧‧」聽到這裡,我已經不知道可以再說甚麼了。

為那些沒有再見的孩子;

為那些失去了希望的母親。

我們未敢忘記,世界已經將未來交予我們了。

六月 23, 2006

寂夜中之熱能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6:52 pm

若不是Moskva很難用,還有測錯光,應該會有更多。

UC外的樹。在夜時更特別看。

神秘的新亞之樹。

為什麼相機不太重要?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11:16 am

很多影友都會擔心自己的器材不夠好。但其實,攝影並不需要很貴的器材才可以呢。

我用的相機,除S2 IS外都有好些歷史。有些人以為是很貴的東西,但其實Yashica買回來是兩千左右,Moskva是750。用起來較麻煩,但是有其樂趣。而且比數碼相機在多方面優勝;我不是指數碼相機有甚麼甚麼不好,若我有錢的話我也會轉用DSLR的。用這些老相機要用測光標測光,然後要以經驗及器材的界限作出調整的。這當中有玩味的樂趣,而且因為要付出如此多的心機,照片都不會太差。

但這些相機卻不是萬能的。操作上的問題導致在環境較差的地方照不了相。運動攝影,連動的東西,微距等等,立即使中幅機的機動力比了下去。中幅機始終是適合一個人慢慢在自然環境中用的相機。而且若是萬能的話,那就不會有135格式,Digital的出現了。每一次的蛻變總是使用者可以更方便。其實若可以不擔心器材問題而專注拍攝的話,其實是好事;因為這樣就可以專心想構圖等等的問題了。

不同的器材有不同的用處,也有其限制。以下的論述不在於談特殊情況,而是在於一般攝影;或,藝術攝影的中心。

說完這些器材上的確實問題後,就談談Ken Rockwell的口頭嘽了。You camera does not matter!

世界上78%的得獎照片皆以標準鏡所拍

標準鏡(Normal lens)就是50mm的定焦鏡頭了。以上統計可能有錯漏的地方;但帶出的中心點是,器材並不影響照片中的精神。

Leica,Zeiss,Hasselblad等都是耳熟能詳的老品牌,以傑出的光學素質為名。可以有幸使用是一件好事,但對於打工過活的凡人,和以補習緊緊過活的貧窮大學生,或連打工的機會也很少的中小學生來說;這是很不可能的。但這並不影響他們的精神,帶著感情的人總會可以把他們的心情帶進照片的。

一般來說,香港人都有很好的相機。不是說笑的,在家中已經不用的菲林傻瓜Auto P/S(Point and shoot),其實可以拍出好照片。天,家裡那部Ricoh wide angle比我用Nikon 20mm/3.5鏡頭拍出來的照片還要好。

除非相機真的很差,或根本不是用來照普通照片的相機(如:Holga, Diana)。那麼,更重要的是了解器材的操作和界限。這樣才能把器材發揮到最嘉狀態。更重要的,是要看。然後以照片記下自己的感情,自己的想法。用心去感受,以照片訴說世界。

這個世界是需要進步的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1:27 am

我一開始用我的Panasonic DC仔時,覺得沒大問題。易用,但很不穩定。

後來因為需要,所以買了Canon S2 IS,被光圈先決弄的團團轉。還有些不懂用啦,是衰了幾次。

後來拿爸爸的Nikon FE出來用,初初測光標不準。死了兩筒正片,後來的也好。光圈總是調到最大,用光圈先決影人相。手動focus有時會失焦,那時以為自己用的東西是很原始了。

後來Dan借了Rolleicord Va給我,要用外置測光,全手動。在中途還會卡菲林,而且運動困難,一堆麻煩東西。Parallax(視差,就是看到和影到的東西不一樣)又是問題。那時覺得TLR真的難攪。

買了Yashica,和Rolleicord差不多。開始覺得TLR還是可以的。

Moskva-5到手後,就知道TLR是很先進的相機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影甚麼,疊像對焦。上菲林要開後窗。Viewfinder和Rangefinder是分開的,Parallax更是利害;不用說觀景窗大小的問題了。上菲林手指會痛兩日。

此時操作TLR已經很快了。

可能有一日我用要猜距離對焦,沒有觀景器的Bessa時會覺得Moskva-5是機神。然後用Brownie那些連光圈和快門也只得兩個的相機時,就會覺得世界的科技其實很利害。

世界總要進步的。今天晚上用Moskva影了兩筒slide,已決定以後要多用Yashica。Moskva放在箱內已經很好了。

六月 20, 2006

懷古在三棟屋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10:35 pm

我小時住在荃灣,三棟屋是經常經過的地方。看!

用了第二筒Ilford Delta 100,看來暫時會不再用的了呢。

並沒有預期中好。看得出Yashinon不比Industar好,但也是好好的了。

這個是未調回黑白前的file,感覺不錯就不轉了。

這次的照片沒大驚喜,但算是中規中舉。慢慢求進吧!

六月 17, 2006

懷古在大學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3:21 am

今天與Dan沖了生平第一筒黑白菲林:按我看

測試Moskva-5 Industar的銳利度,哇:

黑白的想像,是很美麗的:

六月 14, 2006

Good Job - Moskva 5 到達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1:20 pm

自重量產型Yashica 124G到達後,由勤奮的蘇聯同志們所製造的Moskva-5號機到達!

問題來了,怎樣上菲林?

六月 10, 2006

練習@Yashica

文章類別: 攝影, 雜感 — Alfred @ 5:17 pm

仍然下雨,樓下的晒相舖仍然裝修。差不多天天都在家,很悶。

今天拿了Yashica來練影,結果不太好。都是一堆沒頭沒腦的東西‧‧‧

看吧

有幾位朋友在本月三十號就知成績了,天,我上年是怎樣渡過的呢?

這場三個星期的大雨使我想起去年的惡夢。一個永遠在輪迴著,詛咒著所有考生的惡夢。就在那一瞬間,他們的未來被無情地奪去‧‧‧

與David在派成績表前的一陣子,只知道我們當掉了。但,在我走過李慧珍的走廊時,我覺得自己在夢一般的世界。一年前發生了甚麼事呢?我們在會室裡煮肥牛烏冬,吃完後再去把餐具洗淨;但總有些時候我會想起那消失的兩年。

我從來沒有,也不能忘記。但記憶就如已治好的傷痕,若隱若現。不時在黑暗中提醒我們這班幸存的人們。

考生們已經沒有可以逃離的地方,絕望之宴於此開始,可以再次看到明日的星空嗎?

六月 6, 2006

Photax Bayonet 1 30mm 遮光罩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6:23 pm

於eBay上買到了舊貨,實在是幸運呢!而且價錢便宜,早知如此就再買多幾個吧!

 

Next Page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