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八月 31, 2006

隨影在南ㄚ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9:55 pm

頹!極熱和脫水的情況下在南丫島拍不了好照片,先上數碼隨影

雖然nEO_iMAGING的自動縮放很好用,但效果很頹:

我知道我手震,而且DC不夠Sharp,但我只是在學水禾田前輩罷了。(毆

今天就是和Dan在香草園裡頹了好久,那裡很hea。

對,不著意影Magic moment也是拍了好幾張。

天空好看‧‧‧

昨天,米線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9:11 am

昨天一隨影。現將到外島攝影一日。

八月 30, 2006

中大動漫畫研究社會室

文章類別: 一般新聞 — Alfred @ 11:51 pm

就在藝墟會戰後,無數戰略物資和戰後廢物都在會室裡頹。見今天有帶相機就隨拍了一下‧‧‧

(more…)

會室雜記

文章類別: 一般新聞 — Alfred @ 9:26 am

這幾天都在會室。就貼了彼岸花最新的Poster:

這就是我們的吉祥物,腐貓。喔啦啦,左面那一隻的樣子非常不行。

八月 29, 2006

【Out到無朋友】賭聖傳奇的互文性(intertextuality) Updated: 1/9/06

文章類別: 現代視覺文化研究 — Alfred @ 11:12 pm

感謝GTO兄貴,沒有他的話我不會看到這部後現代的作品。

【賭聖傳奇】這部作品中,運用了拼湊(Pastiche)、諧諷(Parody)、改寫等等的後現代方法作成。看完後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思考兄會喜愛看本地的漫畫了。此作品遠遠地超越了Keroro軍曹,早在我還是六歲小朋友時已將諧諷的精神表露出來。將不同的作品改寫。

原來賭博的境界是如此的高深莫測。在會室裡突然與炎之中大生-逆景最強DavidS發現這本神作,實有相逢恨晚之感,可惜那時,我還是一個六歲的小朋友。

由於資料甚豐,請各位看官按按鈕進入繼續收看。
(more…)

加了Counter啦啦啦

文章類別: 一般新聞 — Alfred @ 12:45 am

右面!

一直都有想加,但都懶。前幾天server爆流量後就加了去看。雖然我不認為這個Blog有多少人在追……

八月 26, 2006

澳門攝影作品展示:Dan的選擇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10:44 pm

「……其餘富有的業餘攝影者直接創作偉大的作品,因為他們不需擔心他們的器材,他們認為自己的器材是最好的。」 - Ken Rockwell
雖然我並不富有,但我的確是與我的朋友在用幾十年前第一流的工具。我經常與Dan說:「我們在談Zeiss和Schneider那個較好,好像就是在談10000.0011和10000.0012的分別。」

雖然實際上可能有分別,但我看不到。天。

這次澳門遊,若不是慈幼修會的周神父和修院的修女們,這次的攝影朝聖之旅就不能成行了。這次所有的照片都有賴他們無私的幫助。還有聖安多尼堂下午的婆婆,不是她的話我們就無法拍照了。

========================

以下是Dan為我選,這次的好照片。

這張照片是把鏡頭放到欄杆間拍的。

雖然沒有耶穌光為圈圈香加效,但看來Dan喜歡的是構圖吧!

同上。我的頹scanner總scan不sharp。

Architecture photography? 不知道了。

我認同Dan的講法。那些有漂亮主題的照片人人會拍,但只有以自己的方法詮釋事物才是特別的。若只在技術上而成的漂亮照片,只要有技術人人會拍。

「不要盲從大眾,拍那些在技巧上完美無暇,但容易忘記的照片。應給大家看你所關心的,讓你的作品與你合而為一,讓它領導你的創作。」

「跟從你的想像和所見並創作偉大的作品… 展示你所愛的,所恨的,為你重要的。」- Ken Rockwell

八月 25, 2006

澳門朝聖之旅:神聖空間的記憶、人類的精神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10:46 am

神聖空間的記憶
這些是紀錄類的照片,都與神聖者或非凡俗的事物。

人類的精神
這些是非神聖類的照片,但裡面都滿載著人文精神。

八月 24, 2006

澳門朝聖之旅:攝影之友、澳門風俗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12:26 am

大家好,我回來了,先為大家上在澳門的數碼照片。

攝影之友
攝影之友是這次旅程內與攝影有關的攝影。看就知!

澳門風俗

這些其實都是DC隨影。

還有很多照片的,大家還是按去去看吧!

八月 22, 2006

未來人像攝影導論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1:00 pm

這是存稿第二Post。也是為什麼在找薩軒娜小姐找得那麼急的原因。
在回來以前不會再有新post了。
==========

從古時以來,以男性為中心的社會,高等文化及精英皆有以女性為創作的題材。從感觀上的刺激,昇華到為美學的欣賞:都受著男性的凝視這觀點影響。這影響力甚至使在社會中的女性也難以脫離影響,並有認同及讚賞之感。

在後現代主義充斥的今天,除了以尖銳的批判質問過去的思想,或以相反之手法表達此精神;我將嘗試於未來的人像攝影對流行的女性攝影作出批判。我並不想以「中性」為表達方法,反之是以道德或人類的宗教精神為方法。

以往,雖然我的攝影並不太著重於感觀享受,而著意在我想建構的感情以上。但仍然不能,我也不願放棄在感觀上的快適。但這些「美」的終極目標為建構我對人物的感情,因而成為了手段。同時我認為照片就算帶有男性的凝視的主觀在內,也不影響我想表達的情感。或者,就算不能為人所解讀,其快適也使人能從之得樂,也不失為好處。

以後,我嘗試減弱男性的凝視之影響。嘗試把內裡的情感,人類的「善」,終極關懷,作為女性照片的主題。使這意義遠遠超脫於感觀的響受,嘗試加添女性攝影的多元性。其實這在人像攝影中已經實行多年,但在女性攝影中以此為方針作為個人實驗,倒是有趣的。

以上論述為個人意見,感謝各位閱之。

Next Page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