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九月 30, 2007

智利‧華詩歌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0:00 pm

這瓶酒是半情不願的情況下得到來,只因我不喜歡智利。

(more…)

九月 28, 2007

【Old News】完全是痴線的Bordeaux 2006: En Primeurs

文章類別: 雜感,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1:59 pm

現在才真正地看一下Bordeaux ‘06年的酒花價錢,覺得不是超理想的2006年:

1. 你只需要在first release時買入大名的酒花,然後等到second release時放就已經有賺了。連酒也未釀好已經可以賺到差價。

2. Pavillon Blanc 要一千一枝En Primeurs?!天呀!加埋稅黎到後未要成千五?!

3. 五大都是差不多五千一枝。

4. 就連價廉物美之選既Ch. Talbot都差不多三百一枝,而Second label都要一舊水多點。

未到零售商已經如此,我實在難以想像甚麼人才喝得起05和06年的Grand Cru Classe。

結論:我們還是喝Bourgogne和Rhone吧。

Uncle John. RESPECT.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0:38 pm

常去的咖啡店之經理將離職,所以去了那裡吃晚餐。

(more…)

九月 26, 2007

Will to Power

文章類別: 鍛鍊記 — Alfred @ 7:52 pm

節食做gym並不是容易的事;需要的是意志。

(more…)

九月 25, 2007

【波德萊爾】一見終情‧Love at last sight

文章類別: 文化研究:解構世界 — Alfred @ 11:29 pm

從法國經典作家Baudelaire而來,在阿豆的堂課上聽到:

詩人在城市與女孩迅刻相遇,並愛上了她。但這一刻的鐘情將成過去;詩人與女孩在現代性的洪流裡前進,下一刻如何,無人能知。兩人即將繼續改變,此時之她與彼時之她不再相同。詩人所愛的女孩稍縱即逝。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的愛情觀也是與現代性同來。傳統恆持的愛情,被稍縱即逝的一切,及無窮新鮮的世界消滅。既然一切將被消除又再次被建設;地久天長之情又有何意義呢?

也就是在現代的恐懼下,我們才明白甚麼才是超越一切的愛情吧。

(more…)

九月 24, 2007

時間的洪流

文章類別: 雜感, Wein und Zeit — Alfred @ 9:12 pm

自少時已經想到將來要儲一堆紅酒,現在開始了這個計劃,就知道實際上的問題很多。

先不論有沒有位置放和設備的問題。最大的問題還是時間。 (more…)

九月 21, 2007

這是完美的早上

文章類別: 攝影, 雜感 — Alfred @ 12:15 am

攝於新亞人文館。

此刻;我實在需要喝一口經歷了時間之流的葡萄酒。歲月的流逝,時代的眼淚;也只能用時間來醫治吧。

(more…)

九月 20, 2007

褒糟哩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2:57 pm

馬莎Beaujolais。

(more…)

九月 16, 2007

嘉露‧迴轉之葉‧梅鹿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1:08 pm

緣盡一飲。

(more…)

九月 15, 2007

緣盡於此

文章類別: 雜感, Wein und Zeit — Alfred @ 6:30 pm

過去三個月發生之事甚多;現在只覺,緣盡於此。

(more…)

Next Page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