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一月 30, 2007

夠了!夠了!我受夠了美國的平價Pinot noir!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0:17 pm

自上次California wine tasting的經歷後,怕怕了。

(more…)

十一月 29, 2007

關於中大動漫畫研究社內的勢力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3:21 pm

每年也要為新一屆的幹事會寫一篇文章,今年就寫寫中大動漫研的架構吧。

(more…)

十一月 25, 2007

Eat, drink and be merry; for tomorrow we shall die!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9:10 pm

酸的東西會會殺掉Beaujolais Nouveau的,所以喝時不要吃麵包點意大利醋。

(more…)

十一月 24, 2007

絕望之宴現在開始,飲吧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1:09 am

地獄Final期。

(more…)

十一月 21, 2007

生命之水

文章類別: 雜感, Mixology — Alfred @ 9:03 pm

威士忌所需要的成熟時間是10年、20年、30年的漫長歲月。

酒桶隨著季節的變化反覆地冷縮熱脹,緩緩地呼吸著,把海風和森林裡飄散出的香氣吸收進去。

這段時間,釀造者們都不會知道,酒最後會有甚麼的香氣,怎樣的味道。

在不安和希望間搖蕩的心靈,或許在酒桶打開時已經不在人世了。

即使如此,總有一天會有人打開酒桶,品嚐到它。

在這段歲月裡,我想他們大概是在祈禱吧。

他們堅信著這一天總會來臨,總會有人能打從心底的品嚐這桶酒。

- Bartender ep. 11

Hot Rum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0:58 am

冬天的Cocktail,虛寒之藥。

(more…)

十一月 18, 2007

葡萄酒的讀音和知識

文章類別: 雜感,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2:58 am

葡萄酒的讀音就是讓Sales和愛好者以好像很正確的發音來使其他人沒面子的方法,葡萄酒的知識也是用來扔書包的。

只要不怕沒面,扮白痴的話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當他人滔滔不絕地亂講一通時,愛理不理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

對的,這不單單是有錢就可以的世界。還有些叫「格調」的東西是錢買不回來的。

無謂的面子和自尊都是沒用的,沒錢又沒學識的話就是這樣。在葡萄酒的商店裡我們看到世界的真實。

十一月 15, 2007

Bartender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20 am

法國的 Eau de Vie;
蘇格蘭的 Uisge beatha;
北歐的 Akvavit;
俄羅斯的 Zhiznennia Voda;

都是解作「生命之水」。

因為酒裡面存著Spirit,所以才能醫治人的靈魂。

調配那杯可以拯救被孤獨所傷;無處容身的靈魂之最後一杯,

就是調酒師的責任。

只因幸福時喝甚麼也足夠,但不幸卻有上千萬種;

所以才有上千萬種的生命之水,延續人的生命。

拯救靈魂的調酒師,到最後又能怎樣呢?

(more…)

十一月 10, 2007

【記憶的碎片】Old School熱水爐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2:21 pm

記得在逸夫書院裡做監票委員時,與David及碧克找尋洗澡的地方。結果就是到了逸夫的體育場內的更衣室。

作為最窮困的一間書院,設備的科技水平也停留在二十多年前。用的竟然是80年代的Old School,要自己點火的熱水爐。實在令人懷念。

上次又與碧克發癲走入去逸夫沖涼,卻用了宿舍的高科技熱水爐。昨天又入逸夫洗個澡,這次當然是Old School一番。這就是時代的眼淚嗎‧‧‧?

十一月 9, 2007

Thienpont嗎?!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6:07 pm

到底這枝酒需要多少時間成熟?!

(more…)

Next Page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