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二月 30, 2007

Yack!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9:16 pm

馬莎的VSOP,可惜酒辦儲存不當,除了葡萄乾的芳香外,一切盡散。

冷知識:亞洲金融風暴以後的干邑出口量大減;救回Cognac的是在美國的黑人Hip Hop樂手!Yo- Yac is da best!!

Miniatures… The Famous Grouse!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2:44 am

酒版都很精緻,很好看。可惜我不是買來儲,而來來喝的。

不能喝的生命之水要來幹甚麼?

(more…)

十二月 27, 2007

Malt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8:29 pm

原來馬莎是有Whisky賣的。

(more…)

十二月 26, 2007

風水人

文章類別: Sake — Alfred @ 11:38 pm

Boxing Day一飲。

(more…)

十二月 25, 2007

Christmas…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4:53 pm

聖誕節午餐飲。

(more…)

十二月 24, 2007

橄欖油、黑醋與麵包

文章類別: 飲食 — Alfred @ 2:52 pm

由於要減肥和想吃清一點,於是就這樣吃了。

說來慚愧,家人一直都喜歡投資在食物上。並不是要吃得貴,而是一直都有著對健康的堅持。所以都會盡量選擇較健康的東西來買;儘管如此,我對紅酒的認識卻是遠遠地超過了這些基本求生的知識。我從來都記不清楚食物的種類和特性,看來遲點真的要好好學習一下。

好,以下就談談對三種東東的看法。

橄欖油:

假若是用來煮的話,可以買便宜的普通橄欖油。初榨(Extra Virgin)用來煮菜太浪費,而且高溫會令到不少香味蒸發掉。普通的橄欖油味道較淡,便宜的更是。橄欖油的卡路里並不比其他油低,但內含不飽和脂肪酸和polyphenol antioxidant(多酚抗氧化物?),甚至對血管也有益處。

這樣談的話,要多點這些有益的物質,就要吃初榨的。可是,加熱會破壞這些物質。所以,初榨的就用來拌黑醋和麵包吃吧!好的橄欖油並不會有怪怪的草味,而是又香又好吃的。記著,所謂的輕盈(Extra light)橄欖油卻是三榨或以下的廉價品,應該是便宜貨,但有些沒良心的零售商卻也賣得一樣貴。

黑醋(Balsamic vinegar):

假若大家覺得紅酒貴,那麼我只能說好的黑醋也是天價。但是一瓶250ml的可以吃上好久,那麼聽起來又好像差不多。但怎樣與紅酒比也好,利害的黑醋也可等於Grand Cru Classe和Grand Cru的價錢(例:一瓶普普通通的250ml要賣250元,或者上六七百過千,當然還有些陳得很久的是神品吧)。家裡吃的,也只是Cru Bourgeoisie的級數吧;但也夠好吃了。

好吃的黑醋加上橄欖油已經很夠味了。就如同餐廳的House wine是很頹的一樣,普通的西餐廳給大家的黑醋也是辣口無味。好的黑醋卻是鮮甜,帶果香,滑口,濃郁有深度;就像葡萄酒一樣有著不同的香氣和味道。好的黑醋就要配淡味的麵包,才能清楚的欣賞,它也會讓大家吃得很快樂,讓大魚大肉也失色。

麵包:

大家都會吃方便的有味包,這個當然好。但假若要配以上兩位主角,那麼就不能反客為主了。但是這也不代表我們可以頹頹地找廉價品。至少就我自己而言,買個橄欖型的大包包,吃之前烤得脆脆的,是很好的一餐。在用料方面,雖然白麵粉很好吃也甜,但較多纖維的穀物麵包的感覺卻更多元也更健康。雖然為口水分泌少的東方人來說,可能吃時要喝點水,但也是值得的。

*20 Apr 2012 Update

話說Balsamic Vinegar其實也有所謂的真‧傳統法釀造的Aceto Balsamico Tradizionale,以及工業式生產的Aceto Balsamico di Modena。亦有衍生產品如Crema di Aceto等,個人並不反對以非傳統方式釀造的食品,只要是天然好吃就可以了。大家用來亂吃的都是Aceto Balsamico di Modena,亦是人們吃得最多、支撐著人類生活的食品;能造福大眾的食品比孤高的藝術品要偉大。雖然手上亦有傳統釀法的醋,但真的是完全不捨得吃的跟陳年酒放在一起;現在每天在公司都用有益好吃意又便宜的新式醋來拌東西吃。

題外話,Crema di Aceto我覺得真的太老美口味,自己還是喜歡比較sharp的原醋就是了。

十二月 20, 2007

George Silver的時間觀

文章類別: 基礎器械理論 — Alfred @ 10:20 pm

George Silver是英國著名的Master of Defense。他的見解往往都會被認為帶著強烈的民族意識;但與其這樣說,倒不如說他是反對私鬥,認為武術應用於服務國家和皇家的技巧。他推崇的,是殺人的劍術,能夠在戰場上殺敵的。相反,在街頭單挑甚為有效的主刺劍(Rapier),由於在戰場上作用有限,而且殺敵效率低,只流於意氣之用。就他而言,還是文藝復興期的有護罩斬刺劍(Cut & Thrust)和小盾(Buckler)好吧!

George Silver的時間觀可要是最為人所談的理論。在作戰中,也甚為有效。雖然請教過Lance,但仍然不太懂。所以以下都是一些個人猜測,請小心不要完全當真,被打死後找我數喔。

(more…)

十二月 18, 2007

文章類別: 鍛鍊記 — Alfred @ 12:47 am

「看看我經歷過的試鍊和貢獻,
沉醉在溫良和善的葡萄酒裡。
請不要打擾我,現在的我能明達一切──
夕陽以先之清晨;萬物安善。」

這個月都沒寫過。

因為腳傷,三星期前是走不到路的。今天去Gym做物理自療。

(more…)

出羽桜‧桜花吟醸酒

文章類別: Sake — Alfred @ 12:05 am

由「出羽桜酒造株式会社」釀製的中價酒,桜花吟醸酒

(more…)

十二月 15, 2007

【記憶的碎片】最後關燈的人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2:03 am

Post-wall的德國有個老笑話。

誰會最後離開東德,關上最後一盞燈呢?那時,東德的黑夜將全無燈光。

今天考完大學通識的批判思考,走回會室,只有我一人。

不其然想起,大學生涯只剩四個多月。

從前在會室是怎樣過的呢?

(more…)

Next Page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