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二月 12, 2007

保存酒標的方法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1:40 pm

1. 將瓶子浸入凍水中,裡面也要放凍水。
2. 像集郵般等一小時左右,將瓶子裡的凍水換熱水,然後小心地撕下來。
3. 在平面上風乾。

以我所知,有些酒標是不能這樣撕下來的,他們用了特別的膠水。但是,漂亮的酒標也值得一試啦。

十二月 11, 2007

找死飲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9:52 pm

論文寫字不夠一半,時間剩下不到一天,照飲可也。

(more…)

十二月 10, 2007

薄荷,百朝道士‧上撰白雪

文章類別: Mixology, Sake — Alfred @ 10:46 pm

首先,買了香草盤栽。請大家有空時淋點水。

以後就可以簡單地弄Mojito,和讓Beck弄藥了。

(more…)

十二月 8, 2007

追憶的貴腐酒

文章類別: 雜感, Wein und Zeit — Alfred @ 6:18 pm

神保守了歷史,時間得以流逝。我從過去的世代,收下了那個時代的記憶。

歷史的巨輪為虛空的葡萄酒寫上了故事,名為時間的雕刻師卻將幸福和痛苦的往事剔除。

這瓶需要一百年熟成的貴腐酒,將這些被永遠遺忘的絮語化成琥珀色的夢。

在這杯裡的夢,將被我滿懷感激地飲下。杯裡的故事;

如同美夢,醒來時也將不再記起。如同歷史,我也將不被紀念。

虛空的貴腐酒

文章類別: 雜感,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2:50 am

這些能跨越一百年的奇蹟;等待它們的熟成需要的是像奇蹟般長的生命。

我從各地尋找它們。1999年的Tokaji、2001年的Sauternes、2003年的Trockenbeerenauslese。

當這些被稱為「神之蜜餞」的葡萄酒成熟時,我也不在人世了。

神啊,求你讓未來的歲月得以來臨。讓時間繼續流逝,讓歷史為它們增添色彩。

給一百年後的人:我將這些琥珀色的夢留給你們,願你們能仔細品味這一百年來的歲月。

過去的我收集名為虛空的甜酒;就是因為它們自身毫無意義,才會使人類的心為它寫上回憶。

帶著回憶的我,現在為了無法擁抱的未來而出發。

將來的我,會喝下過去的夢。

十二月 7, 2007

蘇玳

文章類別: 雜感,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26 am

正如現代人必須埋葬過去,也就將德國的甜白酒暫時放下吧。

Sauternes,我來了。

最佳年份:05, 01, 90, 88
好年份:03, 89, 86, 75
要避開的爛年份:94, 93, 92, 91, 87, 82, 79, 78

十二月 6, 2007

行過就試飲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Sake — Alfred @ 11:29 pm

城市超級大特賣,試飲一些酒。

(more…)

十二月 4, 2007

即興飲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2:22 am

與cia傾完後頗即興地飲,同場有Jellyfun和solaia兩位朋友。

(more…)

十二月 1, 2007

最先的一杯‧最後的一杯

文章類別: 雜感, Mixology — Alfred @ 9:14 pm

面對著一位曾經戀上的女孩子,只知道二人沒可能發展,對方也不會對自己有意思──

她仍然在身邊經過;每日每天,總會有碰見她的機會。

當戀愛的感覺已逝,還能為她做甚麼呢?

(more…)

獺祭

文章類別: Sake — Alfred @ 3:41 pm

旭酒造株式会社釀造?我對日本酒可要是毫無知識呢。

(more…)

« Previous Pag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