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一月 31, 2008

Journey of the Self

文章類別: 雜感, 文化研究:解構世界 — Alfred @ 3:17 pm

當我在中學時,我聽到名為「X世代」的名詞。然後又聽到「Y世代」和「第x代香港人」等等的標籤。

「代溝」:一個用來形容「隔代」的人無法溝通意見之詞。長輩認為後輩生活應該幸福,而後輩的感想卻無法傳達給長輩;這種語境下的失意,做成「年輕人」常被詬病的,「因過度幸福」而導致的頹廢、散漫、不用功等等的態度。

但是大家從來沒有發覺,一切想法與語境皆隨著環境而轉變,此刻的說話的有效性必須對應此刻的處境。因此,自我為中心的所有人總覺得某些人脫離了社會,與之溝通不能。至少,有很多東西都不是永恆的真理,並非如我們所想像般堅固。其實,每個人的出生,都是一個獨特的故事。與其說我們是社會的一部份,倒不如說我們走在一起時才有了社會。應該是由我們組成社會,而非以絕望和消極的態度迎合社會。

人類與人類間的特異點,就是靈魂。這是社會無法吞噬的一點;是為什麼經歷了各種極權統治下,還有某些人會用不同的方法反抗的原因,這也是在極權下做錯事的人竟然會後悔的原因。引海明威的《老人與海》中的名句:「人並非因失敗而生;人會被消滅,但不會被打敗。」

這是我在此刻,雖知自己甚多不足,仍然懷著和善的心與希望,嘗試改變一切的原因。我並不能選擇自己的出生,但我可以從虛無中醒覺,並嘗試改變現狀。我並不聰敏,不努力,也不謙虛;我甚多缺點,但我仍然嘗試改變。

(more…)

一月 27, 2008

Either/Or, Repetition.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2:30 am

好喝的葡萄酒,是心靈之藥,在悲傷的心靈裡的一首樂曲。雖然聽完後並不能改變甚麼,但也教人快樂。「掃除你心中的煩惱,驅除你身上的痛苦,因為青春和少年都是虛幻。」

(more…)

一月 26, 2008

拉康的主體與三種精神病

文章類別: 文化研究:解構世界 — Alfred @ 1:03 am

以上的圖與以下發言皆可能有錯,首先打定輸數就好。

(more…)

一月 23, 2008

死亡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1:37 pm

Kierkegaard是我很喜歡的哲學家,可能因為我很認同他的想法吧。

關於死亡的問題,他認為現今社會雖然到處充斥死亡的客觀事實,但人們卻不願意面對。誠然,因大眾逃避死亡,也因此不認識它。未知死,焉知生?年青人,不,差不多所有人都因此過著物質的快樂生活。因為我們不願面對死亡,死亡也隨之消失;生命也因死亡的消失,和物質的過度豐盛而變得虛無。人們開始為了無聊的事情要生要死,或者小事化至無限大,又或者將一切歸咎他人等等。Despair is a sin… 這種失落,是個人的意志消失了,成為一個空殼。這樣的「人」,就只會被外界決定生命;這當然是罪了。

(more…)

龍力‧泡菜‧Mariage

文章類別: 飲食, Sake — Alfred @ 10:04 pm

如題。

(more…)

一月 21, 2008

Medal of Honor: Airborne

文章類別: 現代視覺文化研究 — Alfred @ 12:42 pm

一直以來,我打從心底裡覺得Electronic Arts的遊戲都爛。說真的,EA的遊戲也不算太差,但一和Blizzard和id Software比的話就立即比下去了。始終EA也是賺錢的公司,而非一班鬼佬宅的興趣小組吧。謠言說Hellgate: London會爛成這樣,也是因為EA要Flagship Studio趕工所致。不是說笑,Hellgate爛到極點,爛到我連review也不想寫。

Medal of Honor的前幾代也有玩過,那時也覺得平平。雖然某程度上比較真實(但其實也真不到那裡,納粹德軍中的小兵至少要吃三發步槍子彈才會倒下)。同期的Return to Castle Wolfenstein雖然屬超級系,但流暢感和畫面都好上不少;雖然敵人除了士兵外,還有納粹軍的女間諜拿著滅聲形Sten、拿著FG42的傘兵、火燄喪屍、拿著盾牌和武器的骷髏、X-Lab裡的人工怪物、火箭彈和火神機槍亂射的超級戰士。RtCW的敵人和武器多姿多彩,談起來也令人興奮。

近日玩完Call of Duty 4和2以後就不經意地玩了Medal of Honor: Airborne。原本並不抱甚麼期望,但卻有驚喜。畫質方面,一切如上圖所見。這些都是實時的3D畫面,不是Cinematics!

遊戲一開始,是第82師空降部隊在北非的跳傘訓練。二戰迷和看過Band of Brothers的各位一定清楚紅登/綠燈是甚麼意思。

又一次向Band of Brothers致敬,而Band of Brothers就是向A Bridge too Far致敬啦。

(小心Spoiler)

(more…)

一月 20, 2008

Jack Daniel’s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8:54 pm

Jack Daniel’s Old No. 7 Tennessee Whiskey… 從前是43% ABV,現在是40%。一定比Jim Beam好喝,快樂但也流於簡單。拿來喝的話,是簡單不錯的,始終也是簡單甜;但香氣,深度和收結也不足。滲水的話,半份也差不多了。

一月 17, 2008

象牙塔的三年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5:17 pm

(more…)

一月 15, 2008

Beaujolais Nouveau 2007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5:29 pm


跨越了一年才喝的過期酒!

(more…)

一月 13, 2008

也算執好了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5:36 pm

今天再收拾一下,抬面總算可以用了。花了兩天的時間改變自己一生,當然值得。

這裡看大圖

Next Page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