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二月 17, 2008

快樂企鵝

文章類別: 思愛者言: Discourse of Love — Alfred @ 12:51 am

情人節已過,也許寫點甚麼會不錯。這裡就談談自己吧。

(more…)

二月 9, 2008

Save point: 50% done

文章類別: 鍛鍊記 — Alfred @ 9:54 pm

(more…)

二月 8, 2008

初二飲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4:20 pm

M. Chapoutier

(more…)

禮貌

文章類別: 雜感, 文化研究:解構世界 — Alfred @ 1:05 am

齊澤克的名言:

「在學術界中,正確地向同僚表達他們的說話或演講沉悶或愚蠢的方法就是說:『這個有趣。』」

這一句毫無意義的說話正正代表了一個無意義的動作(an empty gesture),但假若我們直接跟他說「這很無聊又愚蠢」的話,就會變成了人身攻擊,而非對學術成就的批判。正正是因為太過有意的訊息,而使到行動敗露。如同後現代父親的比喻中,律令除了極權以外,更添上了幾分虛偽。但假若不守禮貌的話,卻會被人戴上「不合群、高傲、狂莽」的高帽被批。

禮貌作為人與人之間的尊重是基本的態度,而非需要裝作的技巧。至少,認為自己的社交能力很好的人,同時地假定了對方必需遵守「社會規範」,而漠視了個人的不同所在。這種處事手法在一般情況合用;但作為生於這一代的年青人而言,更重要的不是門面功夫,而是真材實料,和更利害的應對技巧;但在一切以上更是真誠的尊重。RESPECT

二月 6, 2008

Part IIb

文章類別: 思愛者言: Discourse of Love — Alfred @ 1:57 pm

“Love Destiny.”

(more…)

Part IIa

文章類別: 思愛者言: Discourse of Love — Alfred @ 2:42 am

“It gives you what you want, but not what you need.”

(more…)

二月 2, 2008

不敢怠慢

文章類別: 鍛鍊記 — Alfred @ 5:25 pm

親愛的朋友,我寫信給你。可是,你已經回來了;雖然只是短短兩個星期,但大家能見面,已是難得的事。雖然能夠對面相談,可是見面時大家總沒兩句。誠然,要談的話太多,能夠說的太少,能傳達的更少。

(more…)

The Cup of Life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2:17 am

(more…)

« Previous Pag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