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四月 12, 2008

基度山扮野記:Caipirinha Fake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2:31 am

怎麼說?Mount Gay Eclipse不是不好,只是太Light卻易入口,舒服易喝但沒個性。用來做Mixer也有其好處啦,不過一點也不便宜!

巴西著名Cocktail要用Cachaca來做,現在手頭上沒有,只好用Rum來代替。用Rum來做的話,就叫做Caipirissima。

(more…)

四月 10, 2008

Glenmorangie Port Wood Finish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0:41 pm

Glenmorangie Set:10Y + Port + Madeira + Burgundy

一式四款禮盒裝,還付上一本小冊子。盒邊還有一塊皮,感覺很高雅!

(more…)

60% Done

文章類別: 鍛鍊記 — Alfred @ 10:29 pm

207.5 YO

四月 9, 2008

Havana Club Blanco YO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8:59 pm

“The Cubans know what they’re doing when it comes to making rum.” - Timo, Shrine to Spirits

(more…)

唐芋甘納豆

文章類別: 飲食 — Alfred @ 8:56 pm

這個很甜很好吃。不知怎的,我很喜歡甜的澱粉質小吃。

Cuba Libre Zero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05 am

(more…)

基度山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02 am

Mount Gay不是斷背山的話,就是基度山。這枝Mount Gay Extra Old,相當好喝。

Havana Club 7 Anejo如古巴人的熱情奔放,重重的焦糖和巧克力加上Vanilla與Oak,是男性化的飲料。Mount Gay XO也是烈酒,但是卻較Gaylo,相當的香和溫柔,外表是美麗的,但卻脆弱。經過了12到15年歲月的烈酒已經成為了醇滑至極的生命之水。

香氣以焦糖為主,還有Vanilla與Oak。但感覺並不Toasty,是相當的Light。此酒相當Volatile,所以請一倒就喝,不可放太久,不然就會很快的蒸發調。感覺也不複雜,但非常醇香,完全不覺得是43%的烈酒;一不小心就會喝得太多的美酒。真的好喝,可惜也太脆弱了。

我還是較喜歡Havana Club的粗豪。但這枝Gay XO卻展示了Rum在Fine Spirit的另一可能性。

很可惜,第二天喝時已經散了。

四月 8, 2008

Grand Old Parr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4:30 pm

要怎樣形容Old Parr 12Y?說實在的,沒甚麼好說。

不甜不辣,不太苦不太重穀物。一瓶穩固的Blended Whisky,很令人喜歡。老伯伯,令人舒服的老伯伯。

按:試了用來弄Scotch and Water,味道特別,喝到穀麥的苦和泥碳的味道,感覺是厚的。但怎麼到了最後有密瓜味喔。
(more…)

神的一杯

文章類別: 雜感, Mixology — Alfred @ 1:27 am

「神的一杯」,能醫治被孤獨所煎熬,無處投身的落魄靈魂的一杯。在攪拌與搖擺的每個動作裡,加進能夠些微的改變人生的魔法。這是令人安心的味道,給予我們力量的一杯。

當然,不只是調酒。葡萄酒也能醫治人的靈魂,只因葡萄酒也存留著靈魂(Spirit)。

我到底有沒有醫治了人們痛苦的心?改變到了他們的人生?還只是做了多餘的事呢?無論我以任何的方法介入,時間總會流逝,歷史總會前進。就算不奢望能拯救歷史,只希望他人能振作起來,也未必有甚麼成果。

我並不是見著事情就會轉身逃避的人。過去,我不止一次地向他人奉之以杯。到最後,我不覺他人有何得著,就連我自己也無法救助自己。

年輕真好。

(more…)

四月 7, 2008

百年孤寂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12:53 pm

(more…)

« Previous PageNext Page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