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五月 31, 2008

Beer Bar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8:28 am

在嘈吵的音樂和耍樂的笑聲背後,是眾人無聲的憂鬱。各種各樣的酒戲和玩笑,都在努力對抗孤獨的肅穆。我們是如此逃避寧靜的。

五月 29, 2008

過客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11:48 pm

我是大學的過客──

在寧靜的午後;吃一個三文魚卷,喝一杯奶茶,看一本書。

神的笑話

文章類別: 鍛鍊記 — Alfred @ 10:57 pm

206.5 標誌著一個關口,每當我為了無聊的事不開心時,神就會扔個不好笑的笑話過來再打沉我,好讓我繼續努力。

對,祂是如此的仁慈,又如此的喜愛開不好笑的玩笑。哈哈哈。

(more…)

諸君…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Candid — Alfred @ 1:20 am

諸君,我喜愛葡萄酒。諸君,我深愛著葡萄酒。

(more…)

五月 28, 2008

Echezeaux…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2:19 am

(more…)

五月 25, 2008

Papa Hemingway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0:37 am

參與過第一次世界大戰,在非洲打獵,喜歡西班亞鬥牛的海明威。白天會享受釣魚樂,而晚上就會到酒吧大喝。或是在El Floridita喝十二杯雙份的Daiquiri,或是在La Bodeguita Del Medico喝Mojito。只因他坦率又開朗的品格,受到熱情的古巴人從心底裡的愛戴;古巴人敬稱海明威為Papa(爸爸)。

雖然在十年間只字未留,而後又因縱飲與厄運而一直與命運抖纏。我想著想著;這與自己都沒有關係。但我也如古巴的人民般,覺得海明威十分有型。這份真誠與快樂,豪爽與奔放,是永遠讓人喜愛的。

這不期然使我想到現在的自己;早上回大學上意大利文的課,下午到荃灣或青綠街的街市買菜,回家後先講晚飯準備好,然後去跑個步。晚上吃完飯後就洗碗洗澡。這時候也許會喝杯調酒;是Caipirissima,或是Whisky Sour,還是Gin & It?視乎心情吧,完成家課後上網走一趟,就是時間睡覺了。

(more…)

五月 24, 2008

Summer time, wine time.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11:41 pm

夢は遠くまで
はっきりと見えていたのに


最初の嘘 最後の言葉

五月 18, 2008

Martini Martini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1:02 pm

看來,Martini真的是A matter of taste。至少個人並不是太喜歡;可能是因為基酒問題?或是苦艾酒的問題?

(more…)

五月 17, 2008

凝視死亡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3:34 pm

又一次的大災害,又一次的大傷亡。透過關心與自己毫無關係的人,我們又一次迴避了一個相當真實的問題:自己的死亡。

生活實在太好。作為年輕人,死亡實在是與之無關的事。但不止是年輕的,而是我們所有人都一直在逃避,逃避死亡的終極無意義。又會有誰想到,厄運會突然降臨?又誰人會願意,在與死亡面對面擦過時,願意從夢中醒來?

不多的,大家透過為他人不值,便成功地迴避自己的死亡。

某位香港大學的女孩子,在毫不有異的一天被小巴撞至重傷而死。

同系認識的一位女孩子,在二十歲時突然患上急性血癌。

他們的朋友在網誌和各個地方,均表示了無比的哀痛。為什麼死亡會突然降臨?為年輕的妳而言,這可能是幸福的,因為將來難行的路已不用走了。有人說,不值,真的不值。二十歲是人生最美麗的時刻,為什麼要這樣殘忍?也許有人求問上蒼,然後找到答案;但自己的死亡呢?

正因為死亡完全了無意義,才值得我們反思自己的現在。但人們卻只願逃避,逃避現在,懷緬過去,假望將來。
(more…)

五月 14, 2008

記‧Dry Martini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51 am

相當的悶。就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寫的東西悶;本想將過去一年的雜感加起來寫篇合訂那去交貨,但寫出來真的很爛。

還是寫寫調酒的事吧。

不知為何,這幾天很想弄Dry Martini來喝。

(more…)

Next Page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