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22, 2008

\(^o^)/,名古屋へ…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1:29 am

從最後一課義大利文完結的一刻,大學的生涯就這樣結束了。

在這以前的一天還是急急步走回家的;那天卻跟同學說:很趕嗎?然後慢步。

那麼,明天就去打攪豪爺和大嫂。

六月 19, 2008

サクラサクミライコイユメ

文章類別: 雜感, 現代視覺文化研究 — Alfred @ 1:50 am

我的畢業論文還是不要貼出來好。

但說到感想的話,還是有的。

想看就按下去吧;不想的話,還是不要看好了。

(more…)

Lonely Planet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2:58 am

很可惜,可是我們並沒有自殺的權利。

至少,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人,我們無權自殺。

談及自殺的主權的話,新加坡的問題相當明顯:自殺是犯法的,自殺失敗的人將受法律制裁。

在對自我生命的完全掌握以前,我們忘了「我」的存在後於他人,後於Big Other。
(more…)

六月 18, 2008

Duty

文章類別: 鍛鍊記 — Alfred @ 11:52 pm

我煮的飯太好吃,我調的酒太好飲。所以這兩個星期差不多沒輕過。

天主,求你祝福我;雖然我已備受祝福。讓我繼續照料我的家人,朋友。讓我能繼續帶給他人幸福,讓我能盡好自己的責任。

因此,請賜予我勇氣及毅力,以及燃不盡的精神,直至最後一刻。

希望,我會是最後走的人吧;假若我有幸能盡此義務。

(more…)

Machina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6:32 pm

How can you kill somebody that has no life?

(more…)

六月 15, 2008

Angostura 1824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1:11 pm

Angostura 1824 - 12年的Rum。人手入瓶封樽,看起來很典雅。
(more…)

六月 9, 2008

Highland Driver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0:49 pm

我一直在想,Single Malt是如此的有個性,那要怎樣配合才能弄出一杯好調酒?

結果為了配合Highland Park 12Y的橙味,就將Screwdriver的Vodka換了轉,成了Highland Driver。結果還是強調了苦味,哈哈哈。

六月 7, 2008

三妹百利聚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Mixology — Alfred @ 2:55 am

相當隨便地喝。

(more…)

六月 5, 2008

從今天起,不再受時間的約制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9:32 pm

我的摯友,我的兄弟;

我將我的平安留給你們,將我的平安賞賜給你們。

因為,從今天起;

我將不再受時間的約制。

六月 3, 2008

No, No. Mi dispiace.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9:48 pm

要在山上的湖邊喝一杯冰凍的麗絲玲嗎?

還是在珍菌庵列後,喝一杯甜甜的貴腐酒。

重犯年輕的錯誤,拾起浮華的記億──

No, no. Mi dispiace.

已經不是那種年紀了。

如同閉封在瓶子裡的迷迭香,秋色的追憶──

Non e possibil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