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七月 30, 2008

果てしなき流れの果てに

文章類別: 鍛鍊記, Candid — Alfred @ 12:16 am

昨天,我到了久違的印度餐廳。再見兩位侍應,可真十年如一日。

「你瘦了。」他說。

「是的。」我笑道。

(more…)

七月 27, 2008

武林聖佐治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56 am

Chateau Moulin Saint-Georges 2003,實偷‧武林聖佐治。

除了落喉時有點刺,單寧還未收入外,還算不錯。放多幾年吧,是表現不錯的St. Emilion,卻也沒甚麼好寫,樣版。

七月 25, 2008

Inner Experience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12:29 am

Reminiscence:懷念,回想過去。過度的回想(不)美好的過去,也代表了對現在的不滿,和對未來的不安感,不願走出下一步的疑惑。這是人類過份聰明的自我防衛機制。

空白的過去,沒有經驗的過去,其實自身也是一種保貴的經驗。

七月 21, 2008

認同的力量;成就的力量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6:12 pm

「夢想?」將來有想成為甚麼的目標嗎?

假若能夠找到一個模仿的目標的話,那還好;可是現在難有甚麼可以讓我們仿照的人物了,就連範本也失效;這是後現代社會下,傳統缺失,以安穩的世界換來的自由與虛無。

因為個體間難有共同的語言,或只是共有的語言過於單調?不甘成為大眾一員的人們,透過選擇某種身份認同而建立「自我」。「我」在他人的生命裡得到碎片,並將無數的碎片拼合為一,而完成了的拼圖就成就了「我」。當然;這裡並不是在談那些全然被庸俗的消費邏輯支配的人們,因為他們只在凝望,卻沒有行動。模仿的生氣正在於此;成是生氣勃勃的成就(Becoming)之力。

那麼,既然我們選擇了各種碎片成為自己的一部分,我們終究也不會完全成為複製品;除了簡單地以事物的不可取代性作為思考外,真正原因更在於時空及處境無法相同的因素。雖然如此,假若我們就此掉以輕心,沒有想清楚是我們選擇了某塊碎片,那婐們還可能只是墮入了消費的邏輯中。假若不是的話,我們可能忘記了那些碎片的主人,他們是因為甚麼原因而成為他們的。

這相當的重要,不然在快樂地接收了生命的碎片並化為自己之時,我們也逐漸地失去自己,不,是失去了自己的靈魂。因為覺醒之力,就是靈魂之力。
(more…)

七月 19, 2008

Bourbon King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1:23 pm

Wild Turkey 8Y 101 proof,沒甚麼好說的。就是甜大可口重量級的Bourbon,不討人厭又好喝。調Old Fashioned還是要它才好!

不知為何,加了冰來喝,竟然有花香,櫻桃藥水的味道!?

七月 16, 2008

Draft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12:58 pm

三年多前想訂造的劍,本應是這個樣子的。

A hollow grind for a hollow heart.

七月 13, 2008

我的靈魂與我低語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4:33 pm

為人類而言,靈魂是超越肉身存在的個體,我們期望靈魂不滅。究竟靈魂是甚麼,我們對其之定義,又是否與我們的記憶有關,又是否與我們的性格和妄執有關,可能並不重要;細分的話,靈魂是與現世無關的存有,而靈魂和肉體結合存在使之出現了心靈。至少,我們願意相信這種存在,相信死後靈魂不滅。

不以二分的角度來談的話,我的靈魂確實地刻劃在我的肉體上,而我的肉體也影響著我的靈魂;兩者並不是獨立而存,卻是互相影響著。既然如此,觀察自己,也是觀察自己的靈魂了。

因此,我不禁這樣想:我到底是怎樣,我是怎樣的?
(more…)

七月 7, 2008

Cuban Barrel Proof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1:14 pm

如Don Jose Navarro所言:雖然是45度的烈酒,卻是相當柔和的香氣。焦糖,感動的柔和感與輕巧感,楓葉糖漿的香甜,然後才是橡木。奇蹟般的十二年,有Havana Club一向的強厚,但有7年沒有的優雅和輕巧。此時此刻,除了感謝天主外,實無可言。

“It takes me back to daybreak at my legendary aging cellar.” - Don Jose Navarro, Havana Club’s Primer Master Blender

For health and long life, toast. Cuban Barrel Proof.

七月 5, 2008

1937 and others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2:59 am

喝了1937年的加烈葡萄酒,從種植收成釀好至今以過了71年。那時二戰還未開始。

之前還在百利喝了一堆。

(more…)

七月 1, 2008

未来へ。

文章類別: 鍛鍊記 — Alfred @ 11:18 pm

Holiday from Hong Kong, not from life. 本來打算昨天開跑,但實在有點累,所以今天才繼續。

仍然是205開始,幾時才能跌過200?

(mor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