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月 31, 2008

and so… Impossible Exchange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2:29 am

Buyback.

當你年輕力壯、心神快慰的時候;你願意用甚麼代價來換取無用的知識和智慧?

那時,你答道:「一切!」

明慧的你年邁衰老、憂厄苦惱,後悔因知識和智慧而看見的真實。那時,你又有甚麼代價可以洗去你的過去?

實在沒有。成長的代價,有時實在是太大了。

人哦… 都是這樣慢慢地成長和死去的。

十月 30, 2008

豪達三合一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0:56 pm

專賣給旅者的干邑,是Otard的Travel Retail Selection。有V.S.O.P., Jade (Napolean)和XO各一枝。

教人失望的是,Otard也避不過Mix drink的命運,也推介各位將VSOP加冰或汽水…
(more…)

十月 29, 2008

桌面

文章類別: 一般新聞 — Alfred @ 10:39 am

大約是這樣子,按看大圖

十月 24, 2008

Meine Seele ist zu Tode betrübt

文章類別: Mixology, Candid — Alfred @ 11:02 pm

Oh dream maker, you heart breaker…

Where ever you are goin’, I’m goin’ your way…
(more…)

十月 23, 2008

Neveryielding Faith

文章類別: Mixology, Candid — Alfred @ 11:06 pm

Warten, warten und mehr warten. Jetzt, noch warten, noch einmal warten.

Zeit, zeit nach zeit und nie habe ich zeit. Ich träume, aber kann ich nicht.
(more…)

十月 21, 2008

Unyielding Faith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11:22 pm

「希望、悲傷、切望、放棄、憤怒、恐懼、絕望、然後再一次希望……」

瑜伽課後,到了往常的餐廳,吃了個往常的下午茶。

(more…)

十月 19, 2008

External Memory Device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0:15 pm

「外部記憶裝置」,這一詞對於看過攻殼機動隊的人來說,應該不陌生吧。

(more…)

十月 16, 2008

And do you feel sacred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6:00 pm

我差點就忘記了歸去的路;我,真的在這裡活過嗎?

我努力回想過去,一切卻都煙消雲散,再不復返。

到底,我們用努力換來了甚麼?

可惜的是,這也成為了無法解答的問題了…

When I die and they lay me to rest,
Gonna go to the place that’s the best.
When I lay me down to die-
Goin’ up to the spirit in the sky.

十月 13, 2008

Heart of Darkness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10:16 am

痛苦必然伴隨快樂,過度的幸福自然生來憂鬱。

覺醒吧;

察覺自己睡著的人,其實已經醒了一半。

十月 9, 2008

威士忌的勞思萊斯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9:54 pm

The Macallan 18Y Sherry Oak, or the Rolls Royce of Whiskies.

雪梨桶香,木香料,輕果,點牛油,點Funky。入口柔和,點辣。假若優雅需要姿態與骨幹的話,那麥卡倫1990年蒸餾的18年雪梨桶釀只能說是柔和。是新開瓶的問題嗎?

現在的話,不如喝Balvenie。

Next Page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