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二月 25, 2008

Light on Yoga, Light on you.

文章類別: 鍛鍊記 — Alfred @ 7:40 am

千萬不要誤會,我練瑜伽不是為了甚麼追求優質生活,也不是為了甚麼靈性經驗、找到平安救贖,我是為了生存而作。

當然,有不少人覺得純粹瑜伽(Pure Yoga)是一家很好的公司,甚至在網上也出現了具宗教性的追隨者;有些人真的覺得現代性的裝修,表面性的誇張、大聲、裝模作樣就是一切。要知道,樹大有枯枝,就算是管理很不錯的公司,往往都會有很差的情況出現,如這個。 就算是香港,不同地區也偏向於某個客層,就連於接待處的職員也會有分別;不要問我為何,但你最好不要在朗豪坊簽約。

純粹瑜伽是不是最好的一家我不知道,也有早期會員說現在差了很多,我未經驗過不能說準。我能夠保證的,是只要肯用心、正正常常的去學習的話,純粹瑜伽是極好的。雖然總有可改善的地方,但從清潔、洗手間、浴室、場地、設施方面,都有極佳的管理。導師方面更是不容置疑的強大陣容。

七百五十元一個月,兩年約,為了健康我可以連最愛的酒也不買不喝;年輕人一晚浦都三舊水上落,我去攪好身體好過。前面是一大堆負面的思潮,為了叫讀者們不要以為我比鬼迷,為了叫某些基督徒不要以為我受魔鬼引誘(講明先,我識打太極,靜坐的,死啦)。我也不是在傳教,現在寫作的其一動力,或是最大動力,是因為我在這家公司裡,遇見了好一些值得尊敬和學習的導師。

過往靈魂的傷,我寄酒隨筆揮之。身體之患,在他們的指導下慢慢消散。

首先要說明的,是瑜伽無助於減肥。你看到的那些導師,還有那些很利害的師奶/大姊/少女,是因為她們在各方面都很用心,所以才能保持這種「全球性審美觀下」的「美」的身段。(在英美的凝視下,瑜伽是相當feminine的東東…)但是,它卻能讓你發現你身體的不足,同時讓你在身體各方面得到強化。我一直以來都強調我是修習「表演的武術」為主,但就連我這個不學無術的人,在修習瑜伽後,丹田之力也得以引發致用。因為跑步,還有武術而引致的舊患,也隨著時間慢慢消除並得以強化。可是,相對於某些道家修練的「聚氣」,某些瑜伽卻更接近「散氣」和使用較迅速的方法。

還有,和所有運動一樣,瑜伽也需要持久的耐心修習。而且,體適能也會隨之轉變,假若你先前有專注過甚麼運動的話,會察覺有些微退步,而需要時間調節整合。現在沒有很大的心要減磅、還是整體健康最重要;反正怎樣做一切也都完結了。

寫了很長的好幾段,還是讓我進如正題,寫寫一些練瑜伽的經歷吧。
(more…)

十二月 3, 2008

Revenge of the Immortals

文章類別: 現代視覺文化研究 — Alfred @ 12:28 am

朋友,我們的時代已經終結了。

而且,你不得不將故事寫得有趣點、好看點,不然沒有人會讀。畢竟,流傳下去的是故事,而不是歷史。故事代替了我們而活,我們的照片代替了我們而活。

是我們人類輸了。

人們在虛無上繪畫出夢想中的人;或是俊朗無比的哥哥、沉厚穩重的前輩、討人喜愛的學弟、表面壞壞但心地善良的不良青年…

又或是對自己百般關愛的青梅竹馬、善解人意的學姊、有點笨的妹妹、同班同學…

在無數的世界裡,人們各自追尋著自己的幻想,找到自己生存的意義。這些虛構的外部記憶,代替了我們生活、代替了我們活著、

並代替了我們。

那末,在哪天,人們仍然只顧獨個兒的盼顧著不存在的一切而活;

因而歡欣、因而感動、因而流淚──

是我們創造了這些不應存在的一切、是我們信靠著它們。現在,我們只是在接受他們永恆的報復而已。

只因它們忘記了死亡,而我們卻有幸一死。

This is… the sonata of our time.

十二月 2, 2008

of Valiant

文章類別: 如傳奇般的故事 — Alfred @ 9:03 pm

在不久前的十七世紀;兵士還是有種本質性的涵質。

現在我們的想法是,Soldier is Made not Born.

從前的騎士除了武術外,還要學習各種各樣的事物。讀寫、詩詞、音樂、舞蹈、信仰… 這些瑣碎的事物,組織了所謂的一份氣質,一份尊貴。

在我們的年代,基於階層流通的可能性,這些堅固的層級已經成為了有閒階級的玩意:你可以隨意選擇你想要的,學習、欣賞、消費。「騎士」或「武士」都可以以影像的方式被消費和懷緬,他們在從不發生的故事中出現,並殺死了那些真真實實、曾在這世界活過的人。

Art of Defence? 我到底學習過甚麼,我又到底是甚麼。那段時光裡,我究竟是以甚麼的身份、甚麼的意志過著呢?

(mor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