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二月 15, 2009

分叉的感情線

文章類別: 如傳奇般的故事 — Alfred @ 3:09 pm

雖然,正道的相士不會否定,甚至鼓勵大家努力改變自己的命運。

家父年輕時跟相術的朋友談天,當大家談到感情線時,一位術士唱了首歌,然後哭了。

「假若生命線短的話,你可以努力運動,吃補品,修身;那就可以延年益壽。

假若頭腦線不好,你可以努力讀書進修,他日也必成才。

事業線不好的話,你可以努力工作,爭取機會,那你也將成功。

唯獨是感情線,你作甚麼事也沒用。」

也許、就是這樣吧。

二月 14, 2009

世界の中心で、愛をさけぶ

文章類別: 如傳奇般的故事, 雜感 — Alfred @ 11:59 pm

我永遠的好兄弟,我給昨日的你寫信。縱然時間已經過去,想跟你說的話都說了。但是,為叫我們的故事不致白白消失,我願意執筆,好讓在他日,這些故事能成為他者的力量。

酒能救贖心靈,因此我先飲為敬。我倒了一杯Ardbeg 10Y,好讓我能從容下筆。或許,最後能夠給予我們些許安慰的,也只有好酒。所以希望你喜歡,前陣子送你的Highland Park 12Y。

Es ist, da bist. 真的是如此嗎?真的是這樣。我一生曾經遇過無數人,但我的好兄弟,你是特別的。因為你願意看見事實,而其他人只願閉上眼睛。所以,我不再以具詩意的文字寫出我的想法;為你,我寫出我真心所想。

(more…)

你我一生的故事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11:53 am

縱然人生命的長度都一樣,我們這輩卻注定要比前人走得更遠。

二月 7, 2009

大貓貓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11:35 pm

星期六的下午,我獨自在旺角漫步。

在家等待我的,是大貓貓。

(more…)

肯亞有老虎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8:04 pm

Kenya believe it?

二月 6, 2009

再開始

文章類別: 鍛鍊記 — Alfred @ 5:35 pm

相信大家都發覺近來我沒寫甚麼關於減肥大計。對的,自從上年頗嚴重地扭傷後,已經有半年沒跑過了。

當時,我錄得的最輕重量是198磅。減去的70磅,除了脂肪外,還有肌肉,因偏減節食而弄至的陰虛,內濕復臨引起的種種小疾病。七月時的照片看起來真的清減了許多,可是連走步路也沒力,拿輕輕的東西都會覺得不夠力,可真的有點過份了。陰虛的問題也導致了沒神沒氣,活力消散。可以說,其實連健康也同時減去了;更令人氣妥的,是這麼努力地運動後,卻仍遠遠地與目標差著不少的距離,這是最令人氣妥的。

其實不是第一次感到,原來只要能夠正常走路也要感謝天主。但是這個扭傷卻相當嚴重,差不多吃了一個半月多的消炎藥(這麼傷脾胃的東西也是引發陰虛的原因吧),能夠走路可是卻大不如前。的確,最後其實甚麼也交換不到回來,也不健康,而只是虛耗過度。

後來我慢慢的進行復健運動。十月時開始了瑜伽,一月時開始再練氣功,現在也打算要開始徒手武術,因為為著要成為一個完整的「人」,它們缺一不可。所以,這個月開始,我也會再開始跑步。感謝天主的保佑,我在努力後,身體的狀態總算恢復過來。雖然跑了兩次後,舊患之處感到有點酸,但應該也是氣血重新灌注筋腱,應該沒大問題。

一磅之下,是226.5。可以說是倒回頭了近30磅,衣服也變緊了。可是,我取回了健康與力量。作為一個年輕人,我很早就感受到保重身體的重要性,所以,從現在開始到找到工作之前,我會全職調理身體。也沒有甚麼比健康更重要,所以還是作均衡的運動吧。

大約訂了下來的時間表是:星期一練武、二四六瑜伽、三五日跑步。為了支持身體的消耗,所以站樁是必需的,甚至要開始靜坐。

人生哦,實在有很多事需要做。在這以前,需要一個強健的身體;就是這樣吧。

在這裡祝各位身體安康,萬事如意。那,又是嚴緊的訓練了。

(more…)

二月 3, 2009

啤啤熊

文章類別: Candid — Alfred @ 12:35 am

在時間漫步的我,也是大貓貓。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