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三月 20, 2009

23歲

文章類別: 一般新聞, 雜感 — Alfred @ 12:00 am

就這樣晃著,真他媽的累。

要知道,我從來沒有怨過,一切都欣然的接受下來。我只想見到一點仁慈,卻從來都沒有。我想要答案,卻只有寂靜。

我只感受到嘲笑,以及無盡的苛求。
我只想維持著僅僅的一點,作為人的尊嚴而已。

講完。

對了,不用擔心。我一直都僅此活著。

一切努力都煙消雲散。

很正常吧?

這樣想才他媽的不正常。

很不喜歡這篇文章?

還想我怎樣的?我還可以怎樣?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