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27, 2009

Duval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9:24 pm

Whois John Duval? 就是上代Penfolds的招牌酒,Grange的釀造者。退下來以後就自己釀酒去,是QPR中的上品,亦是相當討人喜愛的澳洲酒,當然不會有過肥甜的問題。

印像中有SGM,兩種Shiraz(一枝是主牌);這裡的是John Duval “Plexus” SGM 2005,只要兩百就可以買到的好貨。

需要透氣,十五分鐘左右已有西餅;尤其是黑森林蛋糕上的酸藍莓香氣。

味道是頗溫和的黑色果實,那種Creaminess是桶香吧?那種西洋餅點的甜香,可就是某些葡萄酒所謂崇高的感覺。中酒體、口感有點辣,那點苦告訴我,其實可以待多兩年,那時應該更好喝。雖然還好喝,現在是不太果也不完熟的階段呢!

六月 26, 2009

Melon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02 am

Matyas Kiraly bora Tokaji Furmint es Harslevelii 2007

如題,足夠酸度讓味道不會bland。平凡及格的白。

六月 24, 2009

Bonneau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1:17 pm

實在無心品評;葡萄酒只要缺少了評鑑的心,都只會陳為普通的飲料。

Penfolds Reserve Bin 00A Chardonnay 2000

還滿及格的新世界Chardonnay,只是我不會買來喝而已。

Domaine Fourrier Gevrey-Chambertin 1er Cru Clos St Jacques VV 2000

冷不防原來是神水20提到的田地,感覺滿好喝的,而且2000年也釀到這種質感滿不錯。算好喝但忘了甚麼。

Chateau Branaire 2001

輕Bordeaux,不錯喝。

Bahans Haut Brion 2003

懶到沒拍照,還好喝的。

Chateau Lagrange 1996

都是不錯喝,應該做的都做到了,不錯喝的Bor。

唉唉唉Bor真的喝得多會悶而且太貴,雖然還都不錯嘛。

Domaine Bernard Dugat-Py Gevrey-Chambertin “Coeur de Roy” 2004

Pacy很喜歡,我覺得是感覺良好的Bur。怎麼這麼多Gevrey出來了?其實都好喝,不過我不可以說喜歡Gevrey…

Krug Champagne Brut Grande Cuvee NV

這就是Krug嗎?感覺還可以,但就是有點太枯。

Bonneau du Martray Corton-Charlemagne Grand Cru 2002 vs 2004

雖然Pacy很喜歡2004,但我還是喜歡2002的完美。如rick所言,其實很不像同莊的兩枝酒。

相比起Lafon是有活力多了,沒想太多,2002是WOTN就是了。

嘛,就是沒心機記下怎樣喝。

差點忘了Midleton Very Rare

Irish Whisky都是第一次喝。滿溫柔的一枝酒,但要九百塊我不會買。我還是喜歡Scotch的碳與麥芽。

謝cia的心意。

六月 18, 2009

Niak de Samalens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9:34 pm

刺鼻的酒精以下才是慣常的焦糖,實在有點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入口卻是頗為溫和、純粹且甜的味道。純粹,就連慣常的Vanilla等的香氣都很純粹地在焦糖以下。沒有甚麼特別想到要寫的,是太好喝?還是我真的不太喝Brandy?那點在餘韻的苦味使我感到有點木。

Samalens Bas Armagnac V.S.O.P.

對,這是Armagnac。

或許白蘭地的確比威士忌沉悶得多,右面的J. de Malliac V.S.O.P. 都是一樣的Armagnac,而且都是一樣的差不多。可能,還只是沒心機研究吧。喝下去是十分柔和的味道,算是Dry的,味道也不突出,苦味也不堅固。是較多元的味道吧,在餘韻裡透出了點甚麼,可是我也沒心機找尋了。

Elderton/Babich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21 am

從前喝過Babich的最低價Pinot,覺得很假。誰知這枝Winemaker’s Reserve Pinot noir 2005還可以,是平凡沒大印象的NZ Pinot。

可以喝下口的普通貨式,但現在的我不會再買。

因為上次是跟Beaucastel、Pegau和Papes(還有Duval Plexus)喝所以它被打殘。

今天再喝著這支BBR Label的Elderton Barossa Shiraz 2007,真的很好喝。
丹寧告訴我們它雖然可以喝了,但放上兩三年還可以。豐厚有力但仍覺優雅,像點甜的BBQ醬,以下是肉感的果實。沒有記清喝到了甚麼,只覺很好喝。

六月 16, 2009

Laurus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9:56 pm

假若法國酒沒有端正的結構,而只是肥甜大果的話,我覺得很難感到那份Frenchness

Laurus Cotes du Rhone Villages 2006 是很不錯的隆河村酒,在凝聚濃郁的黑果以下,是帶點菱角的丹寧以及穩重的酸度。有點不圓滑、乾口的感覺會讓人慢點喝,多點思考和品味的空間。可是,在日常酒的範圍下,也就是有點拒人的感覺使不喝開的朋友有點難入口吧。

*按:我倒覺得桶已經是很平常的事情了,只不過是酒吃桶還是轉過頭來。

六月 14, 2009

Believe me Camus’ still alive.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2:37 am

由於有盞鬼的內地商人搶先將原本金花的名字註冊,所以這個一直由卡慕所用的本地化老名稱就要用回Camus的音譯。

相信我,Camus和、Hine和Otard都是好喝的大品牌。

說法是:卡慕在香港不花錢賣廣告,寧可推廣給大家喝,以實力取勝。而且,瓶子都十分美觀且高雅;可惜我們在香港。

我還是實喝派,雖然瓶子都長得很好。以下是note:

(左一VSOP請參前文)

Elegance XO

舊派,較能喝到舊期Cognac的甜質卻不失Camus優雅的抵飲XO,最重要是香而不苦又有勁。

Elegance Extra
優雅,delicate,prismatic。崇高輕巧的風格,給不喝開酒的人也會喝幾杯。我卻覺得雖然好喝卻印像不夠。

Boarderies (推薦)
是介於XO/Extra兩種面向間的一個絕佳平衡。

Il de Re XO (最愛)
Spicy但卻是我喝過最好喝的Cognac之一,相當有趣的finish,有點像Whisky,是特地要appeal新一代年青人的做法吧?雖然不太喜歡這種改變Cognac特性的傾向,因為往往都會弄巧成拙,但Camus在這個嘗試上相當成功。

其實全部都超級好喝。我最喜歡就是連VSOP這些低價酒也弄得好的酒廠;Camus始終是我最愛的House之一,可是有時也有點太崇高了,在香港真的沒問題嗎?
現在Camus的counter還在Element 360有試飲,這些千多到幾千的Cognac可以這樣試喝的機會真的不多。可以的話,買些存給我們的孩子吧。這都是光輝的記憶。

六月 7, 2009

Superiore

文章類別: 雜感,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1:40 pm

Marks & Spencer Burchino Chianti Superiore 2006

水!給我回水!

(more…)

六月 4, 2009

安魂堡‧足箭‧切粒子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42 am

d’Arenberg Footbolt Shiraz 2006

一直覺得d’Arenberg比較甜碩,可是這卻不是。
是黑果,濃厚有深度並純粹,誠實的葡萄酒。感覺到有丹寧的苦,而且是結構性上的堅韌,可以放多兩年。三十分鐘後已經可以喝,真的是微甜,相當好的酸度結構。很好喝!很真誠!

六月 1, 2009

塔牌‧女兒紅

文章類別: Sake — Alfred @ 6:43 pm

假若沒喝開中國酒的話,是會很容易被那強烈的味道嚇到的。但是,其實我不買中國酒喝的原因,都是因為沒那麼多錢,也不喜歡中國酒的買賣文化而已。

可是,在日常煮食中都不能離開中國酒。個人主觀覺得古越龍山味道;初時是喜歡紅萬壽的強烈香氣和印象,後來卻發覺它卻會搶到食物的味道,而使用較便宜,也卻較溫柔而連綿的塔牌。家裡一買就是一箱箱的來,都是平常二十元一瓶的花雕。

今天走過醬料舖看到有塔排的女兒紅(Ta Pai Nu Er Hong,夠國際化了吧),好奇買來試試。有趣的封瓶法使我要用老外的開瓶器來開。

薄酒體,香氣是一如黃酒的麯、醬油香,並不華麗,一如其品牌的溫文感覺。入口同樣,沒有強烈印像,不苦不辣相當平淡,沒有刺口的感覺,感覺是用來陪襯的飲品多於單喝的酒。$45的確是拿來大口喝的伴飯酒。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