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八月 24, 2009

Damingo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5:22 pm

Balthasar Ress Hattenheimer Schuetzenhaus Kabinett 2007

清爽夠酸微甜不苦進口俐落,秒了又被秒。好喝。

Leone de Castris Salice Salentino Riserva 2003

滿好喝清巧已成熟,黑果紫羅蘭,肉地算爽很好喝。

八月 22, 2009

硬地紅角落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1:38 pm

Hardy VS Red Corner

簡單Hardy開心又好喝,點辣。

話說這是第一次喝VS!

八月 20, 2009

李白

文章類別: Sake — Alfred @ 12:49 am

李白本釀造是支Dry不苦平凡好喝daily sake

八月 17, 2009

Monsordo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0:41 pm

(more…)

八月 10, 2009

Derelict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9:09 pm

多少時候我們會得到意外結果?或言,這是意料之內。

入門的澳門酒可能甜爆果,但中價(在此其實中不去那裡)的酒卻較內斂。

此瓶d’Arenberg The Derelict Vineyard Grenache 2006亦是如此;雖然可說是甜黑果,可是卻內斂也更優雅。百三元你還能要求甚麼?但仍然可以買更便宜的要甜果,或者是這個價位的內斂。

八月 8, 2009

關於西方兵器的現代重構過程

文章類別: 基礎器械理論 — Alfred @ 12:10 am

也許我們仍然能想起五四運動的志士,那份因為心痛國家無力抵抗外敵等的一個民族主義運動。時至今日,所謂的批叛性的思考讓我們看見了它的正反面,從而使我們都好像很客觀地理解了當時的利弊。

時至今日,當我們談及關於「國術」的問題時,我們都能容易地歸納出幾個傾向:

1) 實戰論:以實用性、擂台戰等為中心的派系,一班熱血的青年人。

2) 養生、功力、理論派:將武術作為藝術的一種作鍛鍊,能實戰與否並非首要問題,有時玩味性、理論性等反而更為重要。這裡是業餘練習者最多的一個地方。

3) 統合團體、統合機構:以推廣武術,尤其是新派的比賽武術為中心。作為推廣其舉辦的套路比賽為中心,以制度、擴展勢力等的團體理念為中心。功力、實戰等都是次要問題,重要是大眾的認受性和接納。我們可以知道它一定不會是武術的終點,但卻可是起點之一。

以西方所謂的實用主義而言,第二第三種取向往往會包容相當多的非實用性。當然,武術自身在現代社會與所有藝術一樣,都是沒有生產性的耗費行為。然而,這亦無損武術在人類歷史上最基本的目標,就是其作為迅速有效的殺人技術。作為被驚嘆並使人賞心悅目,倫理道德以及英勇氣概,都是後建構的想法。

當然,尤其以第三方向為題者,會認為這種想法已經不合時宜。「文明人有文明人的文化」的確是很美好的想法,可是人類作為主體的存在卻永遠無法排除其動物性;這也是為何以二為題的看法往往會受到歡迎,也許就是因為其包容了這些人性。

然而,我並不想引導讀者們直接進入第二題為終結。當然,人無法一生戰鬥,更多時是受傷、等待、享受時光。但是,假若我們不去思考第一命題下的理念,那也只會使我們成為茶餘飯後的聊天客。那些熱血的青年人,也只會成為一個記號,而非使我們得到反思的警示。

以下,我想檢視幾種西方(尤指英語圈)可見,關於兵器/武術的重構方向。我希望能夠從中使我們得到某些啟示;以重視我們對中國武術兵器的進路。畢竟,作為一名已無心探究但有心懷緬的過客,出現錯漏是很正常的事。懇請各位若發現有需更正之處時,請通知一下,謝謝。
(more…)

八月 1, 2009

然而,那個笑容就是死亡。

文章類別: 現代視覺文化研究 — Alfred @ 10:23 pm

當你看見某樣相當吸引你的事物時,切記,那就是死亡。

那種空白的純真、並無憂傷回億的笑容就是死亡。當你看見時要緊記,其實是死神在對你微笑。
當你看見那個美麗的女孩時,要切記那是虛影。當你看見那個那個俊美的男孩時,要切記那是幻想。這一切往往讓人得到一時安慰的事物,卻往往為他們帶來了永遠的死亡。人就是這樣懶散的動物。

假若你不想沉醉其中的話,可以問自己:「打算在死亡裡待多久?」

那並不是解脫而是逃避。因為在我們的世界並沒有仁慈,也沒有救贖。然而,這也是每個人的必經之路。
(more…)

Cohiba * Martell + Cohiba NSFS Grade * 2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0:10 pm

有兩個值得注意的說法;

首先是Natalie MacLean談及酒評人的問題:他們都用了錯的方法評酒,酒並不是一個人困在一個地方試很多很多款酒就能享受得到的。更應與朋友家人喝,所以分數在此便變得不準確。

然後就是所謂的Marriage,兩樣事物互相昇華的說法。那樣可以蓋過很多純喝時的缺點。

我對Cohiba Cognac的看法也是差不多。喝下去就知道是貴貨,也有Martell那種苦味作signature。總有人喜歡。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