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一月 28, 2009

Egon Muller之力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2:46 am

感謝Terence兄的HB/LTHB,Peter的大金鐘,還有特別鳴謝kcc的Egon Muller Auslese!!

Chateau La Tour Haut Brion 1970:意料之外的好喝,放得久後一切都很融和,好喝是完結。這是old school喜歡的感覺吧!原來以前La Mission Haut Brion的second就是LTHB。
Chateau Haut Brion 1977:爛年一級莊,絕對好喝。最多說是不夠力,但一切都齊整。我的確喜歡Graves的煙。

Chateau Angelus 1995:太早了,五年後回來就合喝。結果是開了八小時才有貨交,之前的單寧太厚。無可致疑是新派大舊貨,但好喝就好。

Egon Mueller Scharzhofberger Auslese 2007 AP#07:Wine of the Year,多謝潮哥。

3.5 hr peak,有桃、番石榴蜜、Darjeeling/雀巢檸檬茶,礦物如刀冷、給舌頭刺激、強烈氣泡感,酸度如鏡面光滑俐落、而且十分銳利,強而有力的結構將果物礦物宏大地展現出來。不愧為德國葡萄第一,Auslese的價格比Spaetlese貴了三倍,可真是有原因的。放多個二十年再回來吧!

十一月 15, 2009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0:56 pm

咖啡很甜,可能是因為加得太多Toffee nut了?真的很甜。

很奇怪地,當看到熱飲咖啡杯上的”Joy”一字時,突然感到一份孤寂。

身邊有各種各樣的人,都喝著自己的飲料。有家庭的、有情侶的。而我是孤身一人,享受著身邊的嘈雜聲音。

從來,我都會買了就走,或是回家打電動或是看片。而這天卻是坐下來,靜靜地喝。在心中的,是一種平靜卻極其複雜的情緒。

一年了,想到已經一年了。嗯。

回家路上,想的是直蓋捶要怎樣打。想到了,也沒有甚麼開心不開心的。或言,其實最快樂的,就是與朋友在一起。

(more…)

The vanishing time and space in the age of Late Capitalism; Part I

曾經在一個很古怪的Catalogue裡面,有兩篇文章,讀起來很沒頭沒腦的,那就是:

Part IIaPart IIb

其實在之前的確是有一篇文存在的。那是豆豆教的Technoculture之mid-term creative writing。現在看來其實沒甚特別,可是卻是那時努力地寫下來的,關於自己的一些看法。但說實在的,其實也滿有趣,也很值得保存。現在扔上來跟大家分享,希望大家看完後也會有點感悟。

感謝Kaoru替這篇文章做過校對,始終英語不是我的第一語言。

(more…)

十一月 14, 2009

秋 (二)

文章類別: 雜感, 武林拾遺 — Alfred @ 6:06 pm

「老輩人都經歷過一段顛倒歲月,從大辛酸裏爬起來的,只是當時不知道是辛酸,傻樂呵地就過來了。」

問題是,很難想像。很多事,很多事發生過,可是為我而言,都像是很遠的東西。可是,同樣的事情卻以不同的姿態出現。不,我不相信復古主義;關於一切重複發生的想法。只是人類的物質生存方式,以至文化建構上往往類近,所以會出現這個錯覺。

畢竟,每個人的經驗是獨特的,可是我們卻往往都能,從與我們相類似的人們身上,找到經時間的洗禮而結果的智慧。可是,這從來都不代表我們就此停步。人類幾多千百年的足跡,是由每個人類自己走出來的。

並沒有不能改變的事情,也沒有甚麼命運的力量。至少相信著某點,就能改變自己的很多。當不能時,其實亦要明白,一切從來不應然。就連因果報應,其實往往都只是用來安慰人心,用以保護人類的心理結構而已。

(more…)

十一月 8, 2009

So, what can happen? (上)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0:17 pm

問題是,到底會發生甚麼事?

Esporao Monte Velho Red 2008

TDC最後一日走過Esporao counter,Antonio很好人地給了我一紅一油(又來我很不經意地又拿了一白)。

問題是我很喜歡Esporao,之前喝過Riserva,酒展時又喝過了Private Selection。都是不可多得的好酒,最重要的是,他們都很合理,而且很可靠的好喝。

最初不知道原來是Esporao出品,然後Antonio指了後面的Label紙給我,上面寫著Esporao。一查發現,這是Monte Velho系列,售價大約是$70左右的平價貨。所以說,這瓶日常餐酒到底可以有甚麼看頭?

更神奇的是,其實Esporao Reserva/PS系列都不算是很低收成度,其實跟這個日常餐酒系列都差不多(Velho Tinto 50hl/ha,Riserva 40,PS 35),樹齡甚至跟Riserva一樣。也許這就說明了,葡萄酒有其層次的分別,而不是濃度能改變的。

So, what can happen? - 這仍然是我的問題。

結果今晚開出來喝,打開後完全不覺得這是普通的葡萄酒。沉實的感覺,沒有造作,Creme de cassis、而且很成功地”吃”了木桶的香味。喝下去,不算宏大,也不是典雅。很、平薄的、君子。Gentleman、尤其是Kierkegaard的Gentleman。實而不華、平凡裡見真意!中酒體、均衡的酸度、四平八穩的味道,不偏不倚,居正大方。

感動我寫這篇好繕稿的,其實是一份人情味。說真的,雖然只是兩酒一油,但作為禮物,這很使人感動。

可惜的是Sinolink沒代理了,而新代理也不知要何時才能進到貨。假若有的話,大家就要買!不然就沒機會了。

這是上篇,下篇是很不要面地要來的白酒評。

十一月 6, 2009

HKTDC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Wine & Spirits Fair #2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Mixology — Alfred @ 9:42 pm

香港國際美酒展,大約感覺如下。

(more…)

十一月 2, 2009

反黑塔利亞; anti hetalia

文章類別: 現代視覺文化研究 — Alfred @ 7:14 pm

原因是相當的馬克思:再現政治的問題。

比如說,面對著所有政治事件,以及嚴肅的問題,流行文化上的處理永遠也是差不多的。要麼是以某種角度重新演繹某段故事,例如以認同惡行的角度看歷史,或者頌揚軍事行為。又或者,是以愛情故事來浪漫化某段故事,透過觸動某些情感,來帶過沉重的事實等等。

這就是再現的能力。而Hetalia最的的問題在於,其實在於,它根本上是沒有基於認何根底的擬象。但是透過種種連繫起來的事物,逼使我們對它作出認同。美少年/女間的可愛故事以及文化笑話,其實與歷史一點關係也沒有。但是基於消費社會內,關於記憶的改造正是透過這種種影像進行的。

其實這又不正是一個成功的消費品嗎?一切都基於想像,我們會在它身上得到快感,並且輕鬆帶過嚴肅的歷史問題。更可怕的,是我們不難發現,這套作品所帶出的,否定反思的極權性:對於喜愛這部作品的人而言,任何反思都是不禮貌的,或者反思就是反思,但我們不應將這些話題帶進這部輕鬆的作品裡。

這就是反智的極權性,擬象主導並改造記憶以及思想方向的力量。

歷史上我們不斷反對壓迫人性的極權,而到了消費社會時,卻安享於快感中而壓迫反思的可能。

不要誤會,我修過不少德意日的課,也覺得Hetalia裡面不少東西也有趣。

這就是它的恐怖之處:You have to enjoy. 沒有歷史的歷史,不代表國家的國家,只有影象沒有實題,擬象。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