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二月 30, 2009

絕冬

文章類別: 雜感, Wein und Zeit — Alfred @ 2:25 am

「無論發生甚麼事,…已經不會再感到驚訝了。」

你要為我祈禱,你一定要為我祈禱。無論怎樣,你也一定要為我祈禱。

鏡子的感覺嗎?我想。因此,我又不其然想到,我一直期待再期待的葡萄酒,其實到底是甚麼。

Vosne-Romanee的玫瑰花與櫻桃;

以及無數甜酒內的故事。
(more…)

十二月 29, 2009

細潘師傅

文章類別: 武林拾遺 — Alfred @ 11:35 am

眾所周知,有眾多徒弟的細潘師傅就算我不寫也自會有人知道。可是突然想起些意思,也就寫下來罷。

(more…)

十二月 27, 2009

最後的鏢師

文章類別: 雜感, 武林拾遺 — Alfred @ 10:52 pm

「人哦
… 內心都有點孤獨。」

這種感覺並不是常常出現,也不是看著其他人就會出現的。而是,當你獨自一人行走,感到風吹的時候,偶然會感到的感覺。

今天,沒計劃地跟一位老朋友閒逛看戲。原因也許是我們都感到很悶,我們根本就沒事可做。

「多久沒見了?」我問。

「兩年了。」他答。

「真的嗎?」我答。「雖然說你離開以後,發生了好多事;也是我人生感到最絕望無助的時間。但想不到原來已經兩年了。」

「我們認識多久了?」

「九七年吧?跟別人說,我朋友跟我認識了十多年了。多嚇人。」

「不,九八。中二,我們同年。」

這麼多年了,到底我們抓緊了甚麼?可是,我們怎麼想都是沒有。
(more…)

十二月 26, 2009

安魂堡的監護人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1:06 pm

d’Arenberg “The Custodian” Grenache 2005

是強厚有點粗辣,但開開心心很易喝。車里子(Cherry)等的黑石果實香氣,除此以外很難感到有甚麼桶香突出,也許是幾年時間將它們混好了。

簡單好喝,雖然印象中他們的Footbolt Shiraz較好。但是,能夠將日常酒也弄得如此順口快樂,也就是真功夫了。

Renato Ratti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6:11 pm

Marks & Spencer Promotion + free sample

Renatio Ratti Langhe Nebbiolo 2007

Nebbiolo要比喻,就是Pinot noir;正如用Bourgogne比喻Piedmont的東西會很方便。

有點過度力,輕微出了軌道。強橫有力紅果,但亦些粗亦有點volitale的感覺,也許放個兩年會較和合。

可享受,以$168的特價還可以。

十二月 25, 2009

無題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1:49 pm

「每年生日我都會檢討自己有沒有進步。」我說。

「我都在過年時。」十三說。
畢竟,人類經驗的進程必須是幾何級的躍進;不然就會被追上。在十三萬九千六百人中逃出、在餘下的三萬八千人裡,成為一萬幾千個的幸運兒之一。這從一開始已經並非甚麼康莊大道,而是埋沒了無數夢想以及生命的可能性的血肉之路。

雖然是三千乘以七八的一人,但一切為我們而言,卻從未有任何保證。

有沒有記念著不幸的人而努力活下去?這實在是道德的問題。

一不留神,時光就無聲無息的溜走了。
每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無疑都是喜氣洋洋的節日。因著一個很大的藉口,大家都要好過。

然而此刻時光即將溜走;不論你是哪人,都一定會溜走。

風吹大地,一切記憶與努力盡皆煙消雲散。到底,還剩下了甚麼?
冬天是一個好季節──

也許是因為它偶爾會讓我們驚覺到,

我們刻意忽略的厄運,

從來都沒有走遠過我們。一不留神,就將那個心滿意足的人給吞噬了。

只是我們都編了好多忘記或掩蓋它的藉口而已。

So, what can happen? (下)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6:58 pm

結果仍然是嚇死人。

Esporao隨意系列,Monte Velho White/Blanc/Branco/白酒 2008

波蘿!成熟但憂雅的石果,應該是中產量下的濃縮感。那種微甜的風味,新鮮的果實,不苦亦不辣。

雖然可能是新酒要新喝,底下的酸度是剛好亦無礦物不耐方,但這種價錢你還能要求甚麼?

唯一的美中不足是香港的代理到底是誰?

相比下,Guigal Crozes-Hermitage 2005被打死了。

其實算是輕巧討好的Rhone,一開瓶已經是很討好的黑色果實,還有微微的甜味與香草。酸度好,不大舊,只12.5% ABV。

但是可能亦是太輕,所以不夠勁。或只是單純地被Monte Velho打巢了。

中期百事吉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2:01 am

Bisquit是我第一枝白蘭地,這次好運買來兩枝約20年左右的回來,是砂樽後的版本吧,也是VSOP。

香氣是強的酒精,入口較乾,輕至中酒體,有舊期酒的苦味,點甜,但都輕巧。

說真的我心常在Camus,但其實Bisquit也是很不錯的中流貨。

十二月 22, 2009

無果之實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31 am

那是一種自然的感覺。當我背著書包,帶著點那腳傷,再一次乘上校巴往新亞圖書館去;那種陌生而熟悉的感覺一湧而上。

孤獨。

「求你保守。」我一如以往地祈禱。「你一定要保守我。雖然我知道你一直都在保守我;但你一定要保守我。

然而,假若你不保守我,那又會怎樣呢?我依照你的計劃行事,修直你的道路,那又怎樣呢?你的計劃到底是怎樣,是不是,我可以在最後如別人般睿智地說:『一切都很好。』」

畢竟,每個人生命的歷程為他們而言,都一定是很難過的。

(more…)

十二月 19, 2009

Yalumba!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1:49 pm

Yalumba “Patchwork” Barossa Shiraz 2008

甜,酒體香氣大架、點粗,後勁有粗,酸度良。

打開pop’n'pour唔用腦,或45分後佳。澳洲提子汁yay。

Next Page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