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一月 22, 2010

施道明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2:10 am

Marks & Spencer Terre De’nocenti Chianti Colli Fiorentini 2006

這是一枝QPR不及格的平凡Chianti,雖然有它的厚度和力量,可是並無任何香氣、口感與味道上的突出。不推介。

一月 19, 2010

狂野白酒聚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45 am

唯一美中不足是今晚無酒神。

Schlossgut Diel Eiswein 2008

單說甜度酸度是及格的,但香氣頗單向、不能說有果,有很古怪的藥味,待了四小時才散走。

Donnhoff Schlossbockelheimer Felsenberg Spatlese 2005

老實說,味道的確清麗。可是不夠力量,在兩小時內表現最佳。整體不能說有大印象,物值不能算高。

Egon Muller Scharzhofberger Spatlese 2004

Corked

Gros Frere & Seour Bourgogne Hautes-Cotes de Nuits Blanc 2008

Tropical Fruit,可是沒底,力量亦不足,Palate比noe弱很多。這價錢只能說勉強及格。

Gunderloch Rothenberg Gold Capsule Auslese 2007

讓我跌眼鏡!這枝根德樂真的很好喝!是甜酸有力的荔枝蜜!

Pol Roger Extra Cuvee de Reserve 1998
就是單純的典雅石果,中酒體微苦收結。

Dr. Loosen Wehlener Sonnenuhr Trockenbeerenauslese 2006

鬆左博士‧威能的日規‧乾顆顆粒精選!Wine of the Night!!!!!

相當濃烈深入的野花蜜‧燉雪黎,後段出桃。甜度酸度力量澎湃卻仍十分優雅,喝到如痴如醉!

2006年爛算算甚麼?Dr. Loosen 好波!!!!!!!!!!!

一月 17, 2010

週記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Mixology — Alfred @ 1:28 am

其實本來打算不寫了,但還是寫一下這週吧。

(more…)

一月 14, 2010

Alibaba

文章類別: 飲食, Candid — Alfred @ 7:27 pm

無語。 (more…)

一月 8, 2010

內圈綠點‧正確的牛奶咖啡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14 am

也許這一瓶酒能在你我虛空的歲月裡、展示出永恆的光輝。
Caffe Corretto的正確做法是將一shot烈酒加進一shot espresso裡;可是這種「正確咖啡」卻實在有點太烈。

Inner Circle Green Dot Rum 57.2% Overproof雖然好喝,可是卻都有點太烈。

以前都用Cognac,Havana Club 7Y也試過,可是苦味很重。今天來個Starbucks之Caramel Macchiato con Rum時大膽地用了這瓶酒,才驚覺到它蘊藏的真正力量。

濃烈的味道在40倍的稀釋下仍然不損力量,原來的葡萄乾、強橫的雲尼拿風味跟牛奶完美地配合,而且一點也感受不到原來嗆喉的感覺。

這瓶一定可以活得比你我久的朗姆酒,多少能在現在與未來帶給我們一點安慰。

一月 7, 2010

Arthur Metz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2:00 am

Arthur Metz Gewurztraminer 2008

成熟荔枝香氣,微甜酸度可,微苦,進口不太覺果香。當是日常酒還滿不錯,因為本來就對PK酒沒期望。

一月 2, 2010

守誓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4:04 am

「因此,新的一年又開始了。

年輕的朋友們,我曾經跟你們一樣。在這個年歲裡,你尋找的夢想。你將到達無人曾往之處,並看見種種令人驚訝的事物。但你要當心:一切將會起來阻止你,你早已遺忘了真實會磨滅的你意志,孤獨會扼殺你的勇氣。當絕望降臨時、拋棄你的一切… 你將會發現一切努力都是枉然。那時你才會明白、其實你一直在跟隨我走過的道路。

來吧,年輕人!熱切期待未來並找尋你的夢想!到最後,一切都將在虛空裡消逝。」

的確有些人這麼說。但我問,

「你曾經靠躲在酒吧裡喝酒而打勝仗嗎?」

「你說得對,這跟戰爭一樣。」

因此我祈禱說:

「我遵守了我的誓言,甚至在未發誓以前,我也多少遵守了。

假若尋找的要找到,叩門的要給你開──

那也許就請你聽聽我的禱告;可是,

一切也請依照你的旨意而行。

但我依然期望你能保守我的希望。」

(mor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