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五月 30, 2010

Last stand.

文章類別: 鍛鍊記 — Alfred @ 11:37 pm

武人不同於常人之處,在於他面對困難境時,只會對自己不肖的一句「他媽的」,然後不發一語、咬緊牙關爬起來。甚麼不快樂的,都是活得太好的人的奢侈品。

然而一切真的要如此絕嗎?我一直在想。然而,

根本就沒有家可以回去。

根本就沒有人可以依賴。

世上無樂土,算吧。

人始終是一個人的,總不能依賴甚麼。有甚麼依賴著,那就成為了自己的弱點。

至少,那個跨越時空的劍客是這樣說的。
他是個瘋子,我知道。可是亦不無道理,雖然我一直抱著懷疑的態度,見證著他的話語。

戰士哦,拔出你的長劍,拿穩盾你的牌吧。

因為人生就是破釜沈舟的一戰,這是你的Last stand。

空瓶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2:33 am

雨天的晚上,還是喝一杯吧。

今晚不是救贖心靈的Talisker,不是快樂的Havana Club Cuban Barrel Proof,不是奢華的Ron Zacapa,不是寂寞的Caol Ila,不是穩重的Old Parr,也不是恆久的Camus。

Johhny Walker Old Label will Keep you Walking? Nay, ye fine lads.

不經意的、不經意的,我不經意地找到了最後些許的Dimple。

呀… 對了,第一瓶的威士忌。扭開瓶蓋,仍然是楓葉糖香,以及穀物的甜味。

呀… 對了,那個時候,為什麼要喝威士忌,為什麼需要生命之水…

三年過去了,已經不再是那個年紀,已經能夠成熟地面對各樣的事情了。今天的我,再不是質問上帝,人類的苦難與虛無,到底有甚麼意義:

而是卑躬屈膝地祈禱,祈求上主能夠帶走我的痛苦。懇切地、不斷地祈求救贖。「神哦!救救我吧,將我這些微不足道的痛苦也帶走吧!垂憐你無助的僕人。耶穌,達味之子,可憐我吧! 天主之母,為我等罪人,今祈天主,及我等死候…」

因為除了誠心祈禱以外,我已經沒有再能做的事情了。

五月 19, 2010

妙語連珠酒聚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2:34 am

五月 17, 2010

出冊聚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38 am

名符其實,我寫完文,潮哥一日在赤柱監獄一級監房工作完畢。

Marc Colin Chevalier-Montrachet 2004

中型Structure的,做得很端正的白布。牛油在石果上。
Jos. Joh. Prum Whlener Sonnenuhr Auslese Goldkapsel 1995

高級的檸茶,礦物在下。好飲!
Trapet Chambertin Grand Cru 1999

算是幼身的Chambertin,鐵咖啡。

五月 2, 2010

el derton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2:41 am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