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九月 26, 2010

真澄Gold

文章類別: Sake — Alfred @ 11:50 am

甚至已經不再有心理會純米與否,查查才看原來是添加了蒸餾酒精的。

但也無所謂;溫飲,初時口感圓滑,沒有過度的香氣,中酒體,仍然是點甜帶生果糖的味道。後段酒精度較出,亦是平價酒的特徵。

不過這並不重要,因為喝得很快樂。

九月 16, 2010

Arte, Gladiatoria?

文章類別: 武林拾遺 — Alfred @ 1:01 am

甚麼是實戰?

擂台不是實戰。

有不少朋友認為擂台是一個公平的地方,大家守著一定規則,是試驗某家派或個人的力量的地方。然而,我們往往會忘記了一些盲點:

1. 擂台有規則,現實的打鬥是沒有的,而且相當原始。機智比力量重要(Cunning defeats any strength.),Filippo Vadi早在1492年如是說。割喉、打下陰、插眼等等都是實戰有效但擂台一定禁止的動作。

2. 擂台戰與及一切對戰都一定不是公平的,雖然說是技術上的對決,但沒有人能夠忽略性質差異,適性優劣的問題。以體重分別組別是好事,但我們不要忘記,其實以各種方法加強體力、知識、戰術(tactics),都是以科技(technological)戰的狀況進行的。這就是在所謂公平的對決下,人能夠獲得相對優勢的方法;從來如是。記得Hoyce Gracie怎樣用BJJ打贏那堆Striker嗎?然後所有Striker都學會BJJ以平衡這個優勢。
在這方面對個人是有益的,因為這樣作能夠加強個人在相搏時的熟練,可以說是所謂的戰意(battle sense)。然而大家切記,不要死在擂台上(接下)。

3. 所謂的擂台戰的限制,就是忽略了場地的適應性以及現實情況的使用。除了第一點所謂禁止的技術,以及第二點的科技迷思,我們一定要記著擂台自身是一個被化約(reduced),被壓縮的地方。以往有想法是倒地後算輸,這在現實、戰場上是較為真實的,然而到今時今日BJJ已經是人人所認同的技術時,卻被認為是過時或不合潮流的。因此,地術的流行亦同時忽略了地形適性與場地限制及優勢上的問題(爆完樽後就不要打地戰了);沒有一個終極答案可以解決這些難題,戰鬥的智慧與機智以及萬全的準備依然是最重要的。

題外話:在現實世界不需要逞強,拿起一切有用的工具吧,當對方倒在地上時他們就不會有型的了。記得快點跑,和假若有人想拍片上youtube的話,就扔走他的攝錄工具;有人想打電話增援,做法也是一樣。這是我們時代的機智所在。

硬要看起來好打有型,硬要來硬碰硬,那是年輕的想法。
在了解擂台戰,Dueling、一對一對決的限制以及現今流行的較全面接觸武術訓練的優點之後;我想歸納的是,不要死在某種思維裡。擂台戰能訓練很多事物,但一定不是全部。也許在一對多時有些許效用,但現實情況還是逃跑或報警比較好。在地鐵有人撞你罵你,還是笑笑算了比較少麻煩,也比較成熟。練多少西洋拳也好、泰拳也好,要在人多地方被人硬撞時的用處,比起太極來得少。在人生慢長的歲月,其實你不會想要打多少時間,在擂台上、在街上的相搏,其實一點也不好玩,它們可能讓你多少感到有些男人的感覺,有些妄勇之勢,但這些都是年少的輕狂。甚麼傷殺之術,在你受傷、生病、年老殘弱時一點也沒用,不能幫助別人、只能生事。

能讓你勇敢面對全面人生的勇氣,才是人生實戰之所在。台上三分鐘,比起你一生的歲月,實在太短。所以,真的這麼重要嗎?

九月 5, 2010

中國武術的狀況

文章類別: 武林拾遺 — Alfred @ 8:08 pm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