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二月 31, 2010

不可讓自己的靈魂蒙上污點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14 am

為什麼要將所有文件釘得四正?為什麼每一個細節都要做得完美?為什麼就算不是自己的錯亦要以笑面應對接受?為什麼這些看似無聊的事情都要做至完美?

我想去相信;我必須要相信、這些極盡微小的事情、都將深深地影響的我未來。

我的祖母曾於海關工作。那時,她的上司叫「魔王」;就是典型的無事找事來規訓的那類上司。到了退休的那一天、身體不能再工作的那一天、她的皮鞋也是光滑無痕的。

她曾對我說;「假若在這個情況下你也能安然渡過,獨當一面的話,將來也不會有甚麼難倒你。」

日本仔來以前,她家裡擁有的物業是以棟計、船艇五十有多。盡管她家失去了一切所有財產、在最黑暗的時候,她還是一點一滴地走出了自己的人生來。

我們亦如是。

我的太外婆、亦是富家出生。二次大戰失去一切,為了養大女兒做著背擔鐵石徒步運上山的工作。她沒有放棄過。

在病床上,儘管很痛很辛苦,然而她在咽下最後一口氣前也沒有放棄過。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more…)

十二月 25, 2010

Glory!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5:10 pm

以Cotes du Rhone來說它贏了。有盡隆河該有的雄偉,以及名家的優雅。強烈討好的鮮甜黑色果實、混為一體的單寧與果酸,入口非常滑溜醒神。

Glory!
好像是Pegau跟朋友仔的攪作。

Selection Laurence Feraud “Seguret” Cotes du Rhone Villages 2007

十二月 23, 2010

我們的日用糧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2:05 am

膠瓶裝著的是$20元有250ml的義大利日用餐酒。

三十分內喝完最好,有極快消逝的吹波糖、果實,簿酒體,小澀多酸。是極好下菜的伴飯餐酒。

三十分以後一切慢慢散失。

Marks and Spencer Puglia Rosso 2009

十二月 12, 2010

白雪‧本釀造‧生

文章類別: Sake — Alfred @ 11:43 pm

上撰白雪本醸造生シルバー

亦是藏戶概念館。理應冷喝的清酒,來錯了熱喝,家母反而覺得好喝。只因原本已經算是纖細的味道再蒸發了不少香味與烈度走吧。

柔柔的,很好喝,錯有錯著,雖然實在喝不出甚麼。不過應該冷喝的酒還真的最好是冷喝;但現在是冬天卻亦是一個問題。

最近喝酒都只是純粹地享受,沒大放心進去評賞;可能這就是真正的融入生活吧?

十二月 6, 2010

社會人的幸福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2:38 am

星期五晚,無超時補薪的工作以後,跟朋友吃飯。

Delas Frere Cotes-du-Rhone 2007 “Saint Esprit”

Umani Ronchi “Cumaro” Conero Riserva 2005

Alto Moncayo “Veraton” 2007

除了Delas的CdR外都真的是需要陳年,但都被我們強開了來喝。

味道嗎?都很好。一定是Veraton最好,是很有肉感的紅果與重重的煙薰。Cumaro就是很平實的Montepulciano,喝起來不錯也是黑果可是有點苦。兩瓶都真的是要陳年才行,而且還可能是要五年以上才能看到真正的力量。

Delas的卻是很有趣,開起來喝是圓滑交足貨的CdR,到了後來甚至有點minty。

也真的因為大口大口喝也忘了很多東西,明天又要上班也不想再想太多;這都是社會人的幸福。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