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一月 23, 2011

Flor de Pingus + Salon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1:20 pm

Flor de Pingus 1996

過了十五年還是如此年青,看來要十年後才合喝吧。這真的是二軍酒嗎!?

濃甜似墨水,感覺不到大地與上天,就只有人工造成的感覺。的確是很出色的果實與力量,丹寧架構極討好,酸度亦算足,但真的喝不出terrior的車房酒。

Salon 1997

青蘋果炸彈。贏了。這才是Champagne,這才叫得上是法國白酒!

一月 16, 2011

Vidal Fleury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0:55 am

c9請客。的確是很好喝的,Vidal Fleury。Hermitage可能要放多幾年,或者早半日開瓶透氣。Cote-Rotie一開已經很好喝,而Cotes-du-Rhone亦頗有物值。最喜歡還是Cote-Rotie,因為適合喝了吧,雖然開出來桶香甚重,但卻沒有蓋過果實,整體凝聚的厚度與力量不失優雅,極討人喜愛;Hermitage未醒,但潛在的力量卻很突顯,CdR唯一的問題是lactic的感覺。
Vidal Fleury “La Chatillonne” Cote-Rotie 2004

Vidal Fleury Hermitage 2001

Vidal Fleury Votes du Rhone 2007

一月 14, 2011

Clone 7;以及對無神論者的思緒

文章類別: 雜感,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03 am

Clone 7 Cabernet Sauvignon 2006

原來沒拍照。

30分鐘透氣。滿好喝,易入口,果香不苦夠酸,這個價錢贏了。

另外一直感覺到很可惜的,是所謂的無神論者,很大部分都其實只是在怨天尤人的一班人。就是要找某個目標去怪責人生與世界的無常及不如意事。

怪責他人是容易的,但這班人卻從來少有跨越,所以從來都只停留於這個層面的無神論調而已。真正高班的無神論,與高班的基督徒,其實都是不多的。

一月 9, 2011

過!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8:17 pm

一整個晚上,五個還是二字頭的年輕人就在用手機上Wifi,玩iPad,刮酒標,講笑,甚至傾雪茄,但酒基本上無咩特別飲。現純作紀錄一貼。

Glenfarclas 30Y 盞!
Sassoforte 1998 讚!
Taurino Dr. Cosimo Salice Salentino 1983 盞!

Zind Humbrecht Grand Cru “Brand” VT 2006 真空的琉璃色!
Le Cupole di Trinoro 2006 普!
Ridge Lytton Spring 1994 盞!

I left my heart in Jamaica

文章類別: Caffe — Alfred @ 8:08 pm

La Vie en Roast烘焙,Wallenford Coffee Company的Blue Mountain No. 1。

說真的,根本就不像喝咖啡。

是很清晰很空曠的感覺,的確也需要奶和甜味才能帶出其味道。

就像很高級的Rum一般,是絲毫不覺壓力,口感味道也極輕。可是當我喝下一口如似Chaser的清水時,Aftertaste就像三層立體畫展示出很空曠的風景來。

立即明白了為什麼是那麼貴的東西了,果真可稱為咖啡的第一。

一月 1, 2011

2010最後一飲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0:54 am

半小時以後,是小許皮革,以及陳年黑果高雅的味道。粗野的口感已收入,中酒體、酸度甜度都溫厚平衡。

雖是平凡的葡萄酒,陳年以後仍有其改變。這一瓶喝得舒適。

Santa Duc “Les Buissons Cairanne” Cotes du Rhone Villages 2003

是一瓶村酒。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