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七月 20, 2011

With the boys a lil’ get together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Mixology — Alfred @ 11:37 pm

Dr. Loosen Erdener Pralat Auslese GK 2009

很好喝,很有印象的優雅。

Domaine du Chateau de Chorey Beaune Les Cras 1er Cru 2006

很神奇地Palate好過Nose的Beaune。交足貨。

Ciacci Piccolomini dArag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8

很優雅很有力很配food。可是已成不能追的莊。

Duncan Taylor Caol Ila 29Y

很易喝,想不到的年輕力量。

The Scotch Malt Whisky Society Laphroaig 29Y “The dark edge of Saturn”
Laproaig一向的泥媒炸彈,像墨水一樣強力的甜!很強大的aftertate。

七月 3, 2011

inner experience.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1:11 pm

又是這樣的一個時刻──

雖然要睡,然而睡覺的時間總是太早。寧靜的夜,總是太短。休息的時間,總是不夠。明天的工作與勞苦,總是來得太快。

你疲倦嗎?你不快樂嗎?休息吧,去玩吧。然而,睡得越多,人就越疲倦。玩得越多,快樂越難抓住。買得越多,越買不夠。吃得越多,越吃不飽。

從出生而來就沒有退路的人哦,還是早點休息吧。因為明天快來,就要繼續這個旅程了。欣慰吧,因為、你正在掌握生命。

線材

文章類別: Audiophilia — Alfred @ 2:31 am

也許我們可以聽得出$5元的線與$10到$20的線有甚麼分別,但是上百元一條的線真的跟那些幾十元的線有分別嗎?

假若有的話,又真的是那麼大的嗎?

是的,我試過用$5一條的線,是一插進去已經聽到很多雜訊,$10元一條的好多了,可是用不了多久又出雜聲,$20元一條的耐用一點,可是效果依然不算理想。

現在用著條兩百多元的特製線,一切問題解決。對,兩百多元一條短短的線,到底貴了在那裡?

1. 插頭用了Neutrik,$100一對。

2. Denko線,用銀接

3. 人工

這個對很多可以聽到「正常人無可能聽到分別」的玩家來說是很普通的組合,但是在物理學上,卻符合了很科學的原則:

1. Neutrik插頭用了三重lock來保障線不會亂跑,而且做工十分細緻而且超級堅固

2. 雜質已經很低

3. 熟練的手工,沒有多餘的亂接,沒有過多的接合金屬

雖然這樣看來並不會像些甚麼「換線後低音深了」、「高頻伸延性高了」、「中頻有了感情」、「分析力強了」等的幻想小說台詞出現,但卻是合理的。

很多人會買耳機回來後換線;原廠的線的確是不算用很多資本來做,但其實也不是那麼差,要一買回來就換。不過這是賺錢的方法,商家也樂得讓這個神話繼續。

也不是說一些天價線貴得沒理,它們也許用了很高價的材料和很高的技術來做,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是基本上是聽不出來的。

就算有人聽到了,一百人中也沒一個。

所以,到了位就好。

七月 2, 2011

Keces mHA-175

文章類別: Audiophilia — Alfred @ 2:29 am

Alfred’s portable theatre system.

期待已久的Keces mHA-175終於入手,Beyerdynamic DT1350亦終於能在街外發揮足9成的力量了。用e5推只有6成左右。

(more…)

青島、Paulaner

文章類別: Mixology — Alfred @ 1:44 am

最近喝太多老外啤、喝青島就覺是清而無味。

陳化醬油香重的Paulaner Weiss。還是較喜歡Erdinger Weiss的Citrus / Freshness.。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