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三月 26, 2012

Rinaldi, I Sodi, Sastre & Prum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06 pm

Giuseppe Rinaldi Barolo Brunate-Le Coste 1997

需時十年,十分有活力,有點volitale,但很有Nebbiolo的獨特松露香,不過真的需要多十年!

現喝的話要早一星期開。
I Sodi di S.Niccolo 1990

第一次喝到溫文冷靜的Sangiovese,有趣好喝!

Vina Sastre 1996

很易入口的新派西班牙,老實說,打開時已有拿著花束的感覺。

第二天喝也很好,需要早四至六小時透氣。

Joh. Jos. Prum Wehlener Sonnenuhr Auslese 1996

哦啦!很清透的檸茶。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