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六月 16, 2012

悲哀哦,消散吧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 Alfred @ 12:37 pm

其實早已喝了,但沒有機會寫。

還可以的,但不可以算很好喝,也許是怎樣能夠Chasse Spleen也好,實在的問題的確會影響酒的味道。

很多事情都不是找些東西騙了自己就可以的,還是要解決,才是真的解決。
Chateau Chasse Spleen 2007

然後是比較老式的西班牙,也是一早就喝了。

很香,是玫瑰花的香。亦是想到「争いのない日々を、荒野に花束を」這一標題。

不是新派的平易近人,但亦喝到功架,雖然不能算是很高班,亦不可以算易喝,但有味道。

Vina Ardanza Reserva Especial 2001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