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二月 25, 2013

Musar et al.

文章類別: Wein und Zeit, Mixology — Alfred @ 10:36 am

其實這陣子喝了些,但沒記下來

Chateau Musar 2001, 2003

都很好喝,都忘了寫TN。一定記得的,是過了十多年,依然光潔如新,時間只是稍為將它們修和了一點,仍然十分新鮮。相信Musar要真正成熟的話,真的需要20年左右的歲月吧。

Golan Heights Yardeen 2008

實在是很不錯,但有人覺得搶。不過Carbernet那種雄渾有力的味道,真的令人回味。也許是因為加利利(Galilee)的天氣問題,所以比較刺?也許需要多五年時間才會融和吧!但個人就是很喜歡中東的葡萄酒,尤其這枝酒會讓人想起耶穌的第一個奇蹟。

Chateau La Fleur Petrus 1983

真的要喝了

Glenfiddich 12/15/18Y說實在的,Glenfiddich實在沒甚麼特別,個人真的喜歡Glenlivet遠多。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