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七月 23, 2006

When image is imagined, Freedom.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10:29 am

攝影者必須對自身的器材,光影的詮釋,世界的想像有所掌握;才能拍出自己想拍的照片。

人類大腦是極聰明的,我們選擇性地看到我們想看的東西。但相機所照的東西往往包括了很多我們不想看到的東西;因此必須在拍照時把不想要的東西排除。

「攝影是排除的藝術。嘗試包含一切保證會得到差的照片,任何對影像無所貢獻之事物將使分散吾人的注意力。盡量保持照片簡單清楚。」—Ken Rockwell

照片若欠缺了人的想像,自然會欠缺靈魂。這是我不喜歡拍大型活動的原因:因為純粹紀錄照片欠缺想像力。因此找誰來拍也一樣,這用不著我。

若然鮮艷的色彩,美麗的事物就是攝影的全部;那攝影只會需要美麗的東西,最好的器材和技術而已。但往往創作的靈魂都基於對世界的想像;而由於其超越了我們日如以往的看法,因此成為了我們驚嘆的作品。對世界的再詮釋使我們超越了平凡,在不能脫離的世界再發現新的空間,得到自由。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