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二月 12, 2014

妳們的Live,就是宅的No Life

文章類別: 現代視覺文化研究, 思愛者言: Discourse of Love — Alfred @ 11:41 pm

不論是宮崎駿也好,岡田斗司夫也好,他們都無法理解現時的宅文化。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們生長在憑藉努力可以生存的年代;他們無法理解在「絕望」中生長的一代,只會生產並消費「絕望的」文化。

社會人都怪罪宅文化脫離現實:動漫畫裡的女孩子,身材太誇張,現實不存在。動漫畫裡的女孩子性格太好(或太壞),現實不存在。所以他們說,喜歡看這些東西的人都有病,都不正常。

他們要嘲笑宅人,也實在是不得自已的。因為在就連生存也成為日常問題的社會裡,只有透過否定他人的虛妄,才能確立自己是真實的、正確而合理的。當樓價,可以是三代人的薪金也難以完成供款;正當租一個實在不能活得有尊嚴的小房以供寄住,都要花上半個月有多的收入時,如此荒謬的現實,「正常人」實在難以面對。所以「正常人」要嘲笑宅人「不現實」,也是不得自已的。

為什麼動漫畫裡的女孩子,總要是在純真的學生年齡?這是因為,宅人們要在她們身上,找回被偷走的光輝歲月。因為當宅人年輕時,他們心想,只要努力就能考進大學,找到工作,未來就能組織一個幸福的家庭!可是,他們愈見努力時,幸福卻離他們愈遠。宅人碰不上會深愛他們的女孩子,工作上也看不到可發展的地方,未來一片灰暗,就連維持生活也成為問題,老年後的歲月亦難以想像;因此,會在一些「虛幻」,卻與「現實」一樣「虛幻」的事情上,豪邁地扔下大筆金錢,以換取虛幻而真實的片刻快樂,也不是甚麼令人驚訝的事情。為了看一場演唱會而付上二十萬元的情境,在宅圈裡並不罕見。

只是,宅人愈享受虛幻的快樂,亦愈遠離幸福。保貴的青春在時刻消逝。

透過看著螢幕中的可愛女生,從而展示出真切的笑容,其實就算連宅人也難以接受這樣的自己。但是,就算是虛妄也好,快樂的感覺卻都是真實的。

又或者說,會成為一個宅人,也許是自己的過失。因為無論是甚麼人也好,都一定會愛上過某個人。

某個永遠在心底裡存在的人。

假若有一天能夠再次相見,讓他去彌補過去的錯失時,那一定是最美麗的。

因為不論是男孩子或是女孩子也好,兩人都覺得過去的自己很傻。

所以,兩人都會釋懷歡笑。女孩子微笑,並寬恕了男孩子的過失。

於是,男孩子感激而幸福地,與女孩子踏入愛河。

因為她是男孩子一生裡,最愛的女生。

到了要分別時,男孩子問女孩子,我們何時再見面呢?

可是女孩子沒有回答。

因為女孩子並不存在。

男孩子只是看著螢幕而已。

男孩子只是在夢裡,得償了無法實現的願望。

消逝的青春,從來都是無法挽回的。

現實的一切依舊。

但是虛妄的快樂卻是真實的感覺。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