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七月 25, 2006

我上會長位在做甚麼?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9:02 pm

當日我不是想上的。可以選的話,其實我只想做助幹。

我不求名利,真的只想做個平凡人。

真的,這個位並不好做。我只是想幫得上那一點忙。

而且只有一半的莊員支持我吧?

但我知道若我不上的話這年動漫研會頹。

但經過昨日,我突然覺得,就算動漫研今年要頹,我也沒辦法。再來一次的話,我會選擇做助幹,然後拿起相機一個人靜靜地走開。

因為昨天晚上說錯了一句說話,到現在還是不開心的。

我並不是一個完人呢。這可能是我的藉口;

但,唉。

Lancelot教給我的東西是,是不用理其他人的死活而自己努力。

甚麼失敗也與自己有關,自己衰了就應該承擔。

他對我是極嚴厲的,

從少到大也受著別人的恥笑,辱罵,不平等對待,經歷過幾次生死關頭的我;

其實對一切都很淡。但求可以快快樂樂過完已經不多的餘生已經很滿足了。

在一旁冷眼旁觀,其實是一件快樂的事。因為不用負責‧‧‧

但我卻不能。因為我是收了好多好人卡的好人?

我不能使所有人都快樂的呢。但我總不忍心看著別人不快樂,別人甚麼的,

縱使這樣使我自己需要承受多大的責任‧‧‧

甚至,我覺得不快樂的原因不是因為受到多差的對待,

但我因為覺得傷害了對方的心而感到罪過。

很可惜的,對著一般人我真的不會反擊,

但對著自己在意的朋友就會呢。只因為我覺得不試試從旁勸勉,他日真的會有不好的事發生‧‧‧

我是記恩記仇的人。

曾經與我一起對決的各位,突然間我很想念你們。

對打時流血爆骨,只是肉體上的痛;

現在我必須帶著這個在心的痛苦做人。

I need my pain.

但底多久我才可以放下呢?看來不會短。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