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七月 26, 2006

當年,今日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9:11 pm

經過一天的工作,早上的精神不復存在。幸好好人David送上一杯杯麵(收卡了)…… 還能讓我在那一刻繼續下去
五年之前,因為那件事而使我永遠失去一個朋友。

那時我身體的痛,還不及這兩天的心痛‧‧‧

甚至在那時心裡有一份平安。

但這次,為什麼會這麼傷心呢‧‧‧

看來,

是因為要把那件事再次回帶,

加上‧‧‧

加上這次是不能如上次般可逃避得了的。

哈,哈,哈。

已經忘了在那裡看到那一句,

「‧‧‧她祈求上帝帶走她收下來的痛苦‧‧‧」

中學時,一首歌再在我心中響起:

Like gentle dove, thou comst in hours of sorrow……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