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八月 22, 2006

未來人像攝影導論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1:00 pm

這是存稿第二Post。也是為什麼在找薩軒娜小姐找得那麼急的原因。
在回來以前不會再有新post了。
==========

從古時以來,以男性為中心的社會,高等文化及精英皆有以女性為創作的題材。從感觀上的刺激,昇華到為美學的欣賞:都受著男性的凝視這觀點影響。這影響力甚至使在社會中的女性也難以脫離影響,並有認同及讚賞之感。

在後現代主義充斥的今天,除了以尖銳的批判質問過去的思想,或以相反之手法表達此精神;我將嘗試於未來的人像攝影對流行的女性攝影作出批判。我並不想以「中性」為表達方法,反之是以道德或人類的宗教精神為方法。

以往,雖然我的攝影並不太著重於感觀享受,而著意在我想建構的感情以上。但仍然不能,我也不願放棄在感觀上的快適。但這些「美」的終極目標為建構我對人物的感情,因而成為了手段。同時我認為照片就算帶有男性的凝視的主觀在內,也不影響我想表達的情感。或者,就算不能為人所解讀,其快適也使人能從之得樂,也不失為好處。

以後,我嘗試減弱男性的凝視之影響。嘗試把內裡的情感,人類的「善」,終極關懷,作為女性照片的主題。使這意義遠遠超脫於感觀的響受,嘗試加添女性攝影的多元性。其實這在人像攝影中已經實行多年,但在女性攝影中以此為方針作為個人實驗,倒是有趣的。

以上論述為個人意見,感謝各位閱之。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