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九月 3, 2006

簡易認識論與真實攝影的問題

文章類別: Transcendental Anthropology, 攝影 — Alfred @ 2:25 pm

人類終究只能在時間及空間內認知事物。而一切事物,因永遠由人的界限內被認知,因此從來都不是絕對客觀。世界上的所以事物,對人來說,皆有此限制。人類只能以人類的方法認知事物。

從來攝影都不客觀。攝影者的照片,乃其製造者的論述(Discourse)。所有照片皆帶著攝影者的主觀因素,無論怎樣,都會是某攝影者所攝的。
菲林數碼,蔡司萊卡,尼康佳能,正片負片;都構成了照片的先決因素,與攝影者一樣。使用數碼技術改變照片,也只是手段之一。
因此,從來沒有真實不真實之分。就算有,也是相對的結果而已。

以上文字的目的,在於提醒大家,攝影從一開始已經是主觀的了。這是藝術,這是個人對世界的詮釋,這是人類對時間的不同看法。科研態度於此難展拳腳。

1 Comment »

  1. 說得對,絕對是文研人的風格!

    留言內容 由 Donald — 九月 3, 2006 @ 11:34 pm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