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月 28, 2006

明日話今天;昨天亦提到… 想到舊年,更多挑戰。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8:07 pm

1. 又一次感到「聽到理論」和「親身感受」是兩回事。動漫祭的買賣,學到了很多事。一如上莊是讀中大的寶貴經驗。

2. 我不時回想自己在過去的時間學到了甚麼,暫時來說,每次都有進步。今天想起,也是。但進步不在學術知識,使我感到有點不安穩,因此買了好幾本文化研究和宗教研究的書籍來定定心。

3. 動漫祭過了一半,今天睡了一天。完結以後,是無盡的文本吧。

我約定妳,在這一切完結後‧‧‧

到底是甚麼東西支持著莊務呢?薩軒娜小姐認為我和David早已灰了,又其實不然。

「總有人要把工作完成的。」到了最後,始終需要這種挺身而出的勇氣

這是應然的事,但試問家人後能否明白?

聖方濟的祈禱言:「我不求他人的諒解,只求諒解他人。」

一直以來最令我苦惱的是家人根本不瞭解;始終無人能從他人的角度瞭解他人。一切皆是自己的主觀意見。

我的心硬起來,某程度而言不能怪自己。只因家人的說話我都當真,也同時只有漠視,能使我自己不受傷害。

無論我能諒解他人與否,仍受痛苦。我祈求上主帶走這些從他人身上而來的痛苦‧‧‧

不難見到不少年青的朋友叫嚷自己受到委屈,我一向一笑置之。我默默地自己流淚,每次總把這些痛苦隱沒在心。這次立即我將我自己的想法寫下來,就在我的淚水仍未乾涸之時。希望來日,能以此提醒自己。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