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月 29, 2006

談談攝影引延而來的想像【又名:一知半解的康德美學對我攝影的影響】

文章類別: 攝影 — Alfred @ 2:33 pm

前陣子因為導修課的問題而扔了堆康德倫理上來,看怕是沒有人理解的東西。這次試試談連我自己也不理解的康德美學。

康德的《批判計劃》,或稱《三大批判》;為一般人來說是會使人腦死的作品。若無他人之輔助而自己閱讀將痛苦萬分。三部作品為:《純粹理性批判》,《實踐理性批判》和《判斷力批判》。簡單來說,三部作品分別為“認識論”,“倫理學”和“美學”。

由於難度太高,以上除了《判斷力批判》外都沒看過。買了回來就在擺,以下也只是引第三批判的開頭點點罷了。

以下也是寫給在看John Berger “Way of Seeing”的Donald。喂,我想看”About Looking”呢。
快適(Agreeable)是能給予人快感(pleasure)的,它能滿足人,在主觀的感觀上使人得到快感。因此這種判斷夾雜了利害,而且很個人化,不能作普遍的標準。

好(Good)乃是因為某些原因而被稱為的。例如,某樣事物為某樣事件而言是的。但因為一定有某些目的而被稱為,因此也夾雜了利害。

美(Beautiful)是無概念但使人喜愛的。由於並建基與人之上:感官世界智性界的參與者,為此美並不”客觀”,但為而言都會有效。

在解讀康德美學的時候,我自己有了一套看法,如下:

攝影創作內,快適是甚麼呢?就是使我們能從視覺上得到刺激和滿足的照片。鮮艷的顏色,美麗的事物,漂亮的臉孔等等都令人感到愉快。能拍到這些事物已經是很好的了。好看的事物差不多怎拍也好看,若攝影者構圖的功夫做得好的話,那照片就會更令人愉快了。

但以上最終歸功於感觀上的快感。這也是拍人像照者常被詬病的原因。因為不少人出於對欲望的渴求而拍下照片,若以此觀察的話,其實自然的景物與人像照其實有類似的地方。因為自然的風景同樣使人感到愉快,而可能因為這種愉快在主流意識型態下較多人接受,而相對地人像攝影就比下去了。

重點是,若攝影被感官享受的推動力完全佔據,那就成為了滿足個人或群眾慾望的工具了。這,仍然是藝術嗎?

康德的為藝術創作找到了新空間。因為並不是客觀的概念。在攝影中的構圖法,黃金比例等,可能是前人在創作中找出的幾何定律。這些連邏輯理性都無助的空間,乃是從人類的天才而來。但康德卻在此留下了空間:甚麼才是?甚麼是天才?都沒有最終定量。因此,迂腐陳舊的高等文化美學也被打破。因為不再是一小群人的發明,而成為了所有人願意都能達到的契機。

學習前人的作品,從中得到靈感,是好事。一開始以喜歡的風格來拍照很好。但若因為盲目跟隨,安逸於這種「絕對成功」的話,那就變成徹底的抄襲。抄襲不是藝術,這裡沒有創造力,那些天才也是他人的天才。

我的創作方向,是照出我喜歡的事物。因為我相信自己有創作的天才。這並不會一定成功,而且失敗居多。但不冒險又不會得到回報。

但同時,因為美是沒概念的。而且,從來也說過不可以在創作裡欲望和對美的判斷同時為推力。甚麼都可能發生,只不過我的方向是透過再詮釋世界以表達我認為的美罷了。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