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月 30, 2006

活在非自己選擇的生活,那段時間是沒意義的

文章類別: 攝影, 雜感 — Alfred @ 4:47 pm

那些不由自主的生活片段,是沒有意義的。他朝當我們回憶時,會發現那裡一片空白。

Camelot - Try to Remember

Try to remember when life was so tender
That no one wept except the willow
Try to remember the kind of September
When love was an ember about to billow
Try to remember, and if you remember
Then follow, follow…

嘗試回憶那親切柔和的日子,
只見柳樹低泣,卻無人憂愁。
嘗試回憶初秋的仁慈,
當愛的餘火要再盛開。
嘗試回憶吧!若然妳記起,
請回到那裡去‧‧‧

2 Comments »

  1. 雖然我現在還在求學階段,但是我很認同你的說法
    可惜現實不能容許我們自由選擇/.\

    留言內容 由 蓮華 — 十月 30, 2006 @ 11:42 pm

  2. 其實這是寫給某位60小時還未睡過的姊姊的。
    這樣寫是回想到上年趕學期論文時,那幾個星期根本就是白過的。

    留言內容 由 Alfred — 十月 30, 2006 @ 11:48 pm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