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一月 18, 2006

告解:施虐主義的話語

文章類別: Transcendental Anthropology, 文化研究:解構世界 — Alfred @ 11:58 am

在基督宗教的傳統中的告解,就對神父說出自己的罪業並悔改。神父有絕對責任保守秘密。

這與施虐主義的話語機制不謀而合。

說出自己的一切時,人需要完全面對自己。完完全全。若勇氣和意志不夠,將會受到嚴重創傷。這赤裸裸的真實,不是人人能面對。我們可以仔細想想自己做過的錯事,為自己而言,我們可以面對。但若他人得知,我們還能面對嗎?這比膚淺的鞭打虐待來得更殘暴。

但透過宗教,人竟然可以透過這樣認識自己。從而能夠面對,並可以藉此改變自己‧‧‧正因為宗教並不單單關懷現世的事,更是從人類不知之域,神聖的黑暗中推動我們的生命。

依利亞德言,不將宗教以宗教來看,就會失去宗教獨特的價值。這句話很有意思。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