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二月 25, 2006

Spectacular Photography: 奇觀攝影

文章類別: 攝影, 文化研究:解構世界 — Alfred @ 9:48 pm

看完Postmodern Turn一書後,歸納Ken Rockwell的論點而寫。

我們打開攝影雜誌,某人言:「我們應當如此構圖,用這樣的技巧。」

因此,我們看他人的相簿,覺得大家的風格也相似。

器材也相似。

那,我們是不是要加入這單一的大家庭,繼續這個複製的潮流?

又言,是甚麼驅力使這世界好像出現了這大眾化的意見。加入以後就好像成為了一份子,得到認同。並且會推動整個邏輯繼續前進。

表面化。攝影是不是純粹從照片上得到快感,還是有更深層的意義?攝影是不是個人對事物的關懷,是不是非大眾可以隨便認同的?

雖然我們都是人,但差異是存在的。雖然大家都可以從類似的原因得到快感,但這差異是存在的。

表面化其實是再現的問題。奇觀攝影裡,表象比真實重要。或者說,快感比意義重要。這個張力是多麼的強,達至一定程度後更會成為權威的指標。

這奇觀攝影的模式壟斷了攝影的論述,透過媒體和不同方式的再現,壓抑了其他論述的地位。

若然其他攝影論述,無論如何超然,卻沒有奇觀攝影的吸引力。奇觀攝影吸引人,使他們加入並繼續增大吸引力。

但,由於攝影的論述始終是個人的再詮釋。充滿創意的詮釋和個人間的差異,使攝影論述仍然處於且安且危的地步。

但器材的問題卻是嚴重的。器材單一化,所有消費者在消費內,皆是平等的。甚至透過使用在再現內被視為專貴的器材,消費者的身份得到高度的確立。

科技決定論。器材在攝影上的決定力,其界限是不常探討的問題。表面化的比較,是重要的。從沒有人深究攝影者其實同時佔著極大的重要性。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