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二月 29, 2006

Terror of Expectation

文章類別: 雜感 — Alfred @ 11:40 am

孤獨的吸引力是何其的大,願意將自己放逐於多向性時間空間的原振俠,不願意回頭到我們的世界去。

Risk - 冒險。人固然可以在自己的房間裡得到滿足;和自己的知心友交談而快樂。

總覺得他人比自己低一等,從而退到一旁孤芳自賞:這並不是問題。一樣可以快了。

害怕沒面子,害怕與人溝通;自己一個反而可以保持恆久的快樂。

這裡,我們到了一個兩難點:我們繼續保持這種安穩,還是走出去試試?

我們的恐懼使我們停滯不前,我們永遠活於過去。我們的未來只會是過去的延續。

走出去,可能會丟面,可能會覺得不好意思。但有可能。

未來是可變的。蔡瀾言:「試是50/50,不試是零。」

到了最後,自專和那一點點安穩又有甚麼好處?

做自己認為是適當的事,迴避問題,可以被理解成對自己的過度防禦嗎?

我只知道,若我曾經嘗試過而失敗,我至少有努力過。

我可親可愛的朋友,我祝福你。

那,其實與你一樣糟糕,或者更沒信心的朋友上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