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之越酒窖:Penguin’s Leap Wine Cellar

十二月 29, 2006

Sickness unto Death and the Desperate Attempt

文章類別: Transcendental Anthropology, 文化研究:解構世界 — Alfred @ 10:30 pm

祈克果(Kierkegaard)的Sickness unto Death應該是宗教的題目,但這裡談的是從Zizek的Welcome to the Desert of the Real!裡看來的。

The Self is the Self. 我還真的很想看。
為沉醉在世俗色欲的人而言,最可怕的是發現人生可能是找尋真理與救贖的路程。為他們而言,今生之後有來世是最可怕的。

而絕望的行動,就是一心一意相信死後並沒有來世‧‧‧

反宗教者用盡一切方法反對宗教,可能也是「絕望的行為」。宗教信仰者用盡一切方法支持信仰,也可能是「絕望的行為」。問題是:當他們消滅對方時,又可想到,對方除了是「他者」外,更可能是自身「真實(the Real)」的一部份?
這樣的謎底解不開。我們還是快樂地以自己的意願活下去吧!反對一切可能的論述,可能走進了理論的圈套,也可能是改變一切之時。

No Comments »

尚無留言回應。

使用 RSS 訂閱本文留言回應 TrackBack URI

留下回應

Powered by WordPress